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81-100)【作者:马小虎】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卷02)(81-100)【作者:马小虎】
字数:421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一章、科长召见

  马小虎回座时,就见包知道低头摆弄手机,连马小虎站在身边他都没察觉。马小虎突然一把把手机抢了下来。见上面有编辑完还没发的短信:「这周六你有时间吗?我想请你看场电影,希望你别拒绝我好吗?」

  包知道忙过去抢回来,嘴里骂着马小虎,「马小虎,你大爷的,你他妈什么都想看,这是你包大爷的隐私你知不知道?」

  马小虎回到座位,一脸不屑的说,「操,就你还隐私呢,快说是哪班的姑娘这么不幸,居然被你看上了……」

  包知道瞪了他一眼,「包大爷的事儿你少打听,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
  晚自习上课铃响了,肖凯的座位空空荡荡。长毛虽然来了,但肖凯还是没来。
  马小虎又问包知道,「肖凯怎么没来,他不会不念了吧?」

  包知道看都不看他,直接说,「滚,以后别想在我这儿免费得到任何消息。」
  马小虎白了他一眼说了声「操」班级里嗡嗡的,没人管时这些同学都低声聊天。马心语去舞蹈室排练,包知道又不搭理马小虎。他一人无聊,就趴在桌子上准备睡一觉。刚闭眼,就听有人喊了句,「都别说话了,上自习了……」

  这声音吓了马小虎一跳。抬头就见四眼站起来,牛哄哄的说,「班长被打跑了,你们就不听话了?以后班级纪律我管,再有以后都别他妈管我叫四眼,要么叫我名字,要么叫四哥……」

  长毛回头恶狠狠的瞪了四眼一眼。乡土尛说網手打耗子正和同桌的小胖妞聊天,也被四眼这嗓子吓了一跳,他不满的说,「四眼,你有病吧,你喊什么啊,吓我一跳……」

  四眼翻着眼皮,扶了扶新配的眼镜,「我这哪是喊啊,我就告诉大家一声。再说了,子安大哥说咱班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耗子说了声「操」转过头继续和同桌聊着,也不搭理四眼。

  四眼这一嗓子,班级里安静许多。大家都知道四眼是马小虎的兄弟,现在又把周子安抬出来,也没人敢和他顶嘴。四眼有些得意的坐在座位上,感受着耀武扬威给他带来的快感。

  四眼刚坐下,班级门就被推开。学生科的一位老师进来,问说,「马小虎在吗?」

  马小虎忙站了起来。那老师看他一眼,继续说,「你到学生科去一趟,郑科长叫你。」

  马小虎一听头皮都麻了。上次被他打的惨状还在眼前呢。杨达壮忙站了起来,「小虎,你不能去……」

  包知道也拉着他的胳膊说,「你可别去了,一去还得住院。」

  马小虎脑子飞转,开始琢磨怎么办。不去肯定是不行,去了怎么能不挨揍呢,他想了一会儿低声问包知道说,「老包,你快告诉我郑前程的女友是谁?」
  包知道想都没想,直接就说,「咱们大校长的女儿,叫赵妍菲,现在自己开了家广告公司。」

  马小虎点着头,就往出走。耗子忙说,「要不我给韩老师打个电话吧?」
  马小虎摇摇头说,「没事儿,不用。」

  马小虎敲门进了办公室。就见郑前程上身靠在椅子背上,两脚重叠的放在办公桌上。脚上的皮鞋擦的油光锃亮,但马小虎看着却不寒而栗。

  郑前程斜了一眼马小虎,「过来,往前站。」

  马小虎本来离他挺远的,没办法只能站到办公桌前。郑前程的脚微微一动,马小虎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郑前程冷笑下,「听说都当老大了,怎么还这么胆小啊?」

  马小虎一愣,没想到郑前程居然都知道这事儿。他解释说,「我不是什么老大,我也不想当。」

  郑前程一脸不屑,「也是,你也没有个老大的样啊,我这动动腿就给你吓这样……」

  马小虎不服的说,「那是因为你能打我,我却不能打你。」

  郑前程一下站了起来,「那你打我呗……」

  说着就准备动手。马小虎见状忙说,「你先别动我,我跟你说件事儿,你女朋友是不是校长的女儿?是不是叫赵妍菲?是不是开家广告公司?」

  马小虎怕郑前程动手,把刚打听的这点儿消息全都说了出来。郑前程楞了,没明白马小虎的意思,问说,「是不是又能怎么样?你想说什么?」马小虎连忙说,「你要是再打我我就去找她,把你去找齐眉的事情告诉她。你想让齐眉给你当情人,你还说和赵妍菲在一起就是为了以后有前途,你根本不喜欢她……」
  马小虎还没说完,郑前程就大喝一声,「你给我闭嘴。」

  马小虎就不再说,但是眼神中充满警惕的看着郑前程。马小虎想好了,只要郑前程一动手,他撒腿就跑。

  郑前程竟乐了,他看着马小虎说,「谁说我要打你?我找你来是想问问,既然都是高一老大了,能不能帮学生科做点事情……」

  马小虎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我不想,我也真不是什么老大。不知道他们谁瞎说的……」

  郑前程在心里暗骂了句,看着马小虎说,「我不打你可以,但你以后把嘴给我闭严了。如果有人知道齐眉的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听懂了吗?」

  马小虎连连点头,「你不打我我跟谁也不说,再有郑科长你没事儿也别找我好不好?我都快让你吓出病了。」

  郑前程摆摆手,「行了,你回班吧……」

  马小虎连忙快步走了。

  郑前程见马小虎出了办公室,气的一脚踢在椅子上。他本想借着马小虎打架的事情,好好再收拾他一顿。谁知道他竟拿齐眉的事情威胁自己。他心里就开始琢磨怎么换个方式收拾这小子。

  马小虎一出来,忙拍了几下胸口,自言自语说,「幸亏我聪明,要不今天还得挨顿揍。」

  想到齐眉,马小虎拿出手机编写一条短信:大老婆,你还好吗?想想又删了没发。

            第八十二章、挑拨离间

  齐眉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同样写了条短信:「小虎,身体好些吗?」
  刚准备发送,忽然感觉有些恶心。乡土尛说網手打她忙捂着嘴跑到洗手间,干呕几声,却没吐出来。回到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把短信删了。

  综合实践课上,马小虎和耗子几人在球场打球。玩儿的正热闹时,耗子忽然「嗷」的一声,撒腿就跑。球场上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小虎一回头,就见一股大风从脸前刮过,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身边略过,就见大智飞快的朝耗子奔去。

  耗子在前面疯跑,嘴里喊着,「小虎,快救我……」

  大智在后面追着,「耗崽子,你今天就是把天王老子叫来都救不了你……」
  一到综合课,操场上就都是人。耗子的速度优势就发挥不出来,他总是要躲人。果然他和前面一个人就向住了,他往东一让,想跑过去。结果对方也往东一让,想让他直接过去。两人直接撞到了一起。

  这一下大智从后面一把逮住了他,直接把他摁倒在地。双手掐着他的脖子,「跑,你再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耗子被大智掐的上不来气,脸憋的通红,硬是压着嗓子喊,「小虎……」
  马小虎和杨达壮过来,马小虎拉着大智,「行了,我都和你说了是我让他骂你的,你怎么还没完了……」

  大智一下甩开马小虎的手,说道,「不行,我今天必须掐死他这个耗崽子,我让他再骂我。」

  耗子的两腿在地上直蹬,眼睛向上翻着,马小虎用力拽着,「快起来,操,一会儿别真掐死了。乡土尛说網手打」大智看了看耗子一眼,「以后再听你骂我一句,我他妈肯定掐死你。」

  说完才把手松开。耗子大口的喘着气,平复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躺在地上看着天空,「操,是马小虎让我骂的,你怎么不找他?」

  大智在耗子的屁股上踢了一脚,没太用力,「马小虎让你骂你就骂?他让你死去你死不死?」

  耗子还赖在地上不起来,「他让我死我就死……」

  大智低下身子吓唬耗子说,「操,你还和我犟嘴是不是?」

  耗子马上一骨碌爬了起来,不敢再和大智顶嘴。大智瞪了耗子一眼,转头问马小虎,「小虎,我听说你和周子安因为谁当老大闹掰了?现在说你两谁是老大的都有呢?你两不会要干一架吧?」

  马小虎惊讶的说,「这他妈都谁说的?本来就是子安当老大,哪个烂舌头的在背后造谣……」

  大智听完说了句,「我觉得你也不能和周子安翻脸,行了,有什么事儿需要就叫我,我去那面玩儿了。」

  说完大智转身就走。旁边看热闹的也一哄而散。四眼本来在别的地方,他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大智最后一句话,但还没听的太清。

  周子安正在足球场练习颠球儿,四眼带着老幺就跑到他身边说,「安哥,我和你说件事儿。」

  周子安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儿就说吧。」

  四眼神神秘秘的看了看四周,低声说,「刚才大智去找马小虎了,说小虎要是和你翻脸的话,让小虎去找他……」

  周子安一愣,球滚到了一边,他看着四眼,「你到底听没听清?」

  四眼忙说,「你不信问老幺……」

  老幺实际也听的不太清楚,但四眼既然说了,他就点头,「嗯,大智就这么说的。」

  周子安又问说,「小虎呢,小虎怎么说的。」

  四眼实话实说,「小虎倒是什么也没说。」

  周子安把球捡起,看着四眼说,「小虎就不是对不起兄弟的人。」

  四眼点点头,「那倒是。」

  周子安口中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大智找马小虎到底要干嘛,两人为什么在背后谈论自己。他本想找小虎谈谈,想想又觉得算了。

  马小虎几人打完球正准备回班,包知道离老远就喊着,「马小虎,等你包大爷一会儿。」

  一回头,就见包知道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马小虎以为他要一起回班,就转身要走。包知道忙拉住他说,「你他妈往哪走,我这有事儿和你说呢。走,咱们找个没人地方说。」

  几人到了楼后的树林里。包知道神秘的说,「我刚听说个消息,对你肯定有用,我觉得这事儿你做太合适了……」

  马小虎瞪了他一眼,「操,要是收钱我就不听。」

  包知道故意卖关子,「是能赚钱的事儿,你听不听?」

  马小虎一听来了精神,忙问,「到底什么事儿,快说。」

  包知道却闭口不说话了。耗子从兜里掏出一块钱递给他,「这行不行?」
  包知道接过,「还是耗子懂规矩。」

  包知道才把打听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职高新来了位主抓总务的副校长。他来到后,向校长提出了一条意见。主要内容就是为锻炼学生的能力,从高一开始,学生可以申请承包学校内的商业店铺。先从超市开始。由各班老师推荐人选,学生自筹承包费,以竞标的形式产生承包者。

  这样既能锻炼学生的能力,又能给学校创收,还便于管理。毕竟是职业高中,学生的成绩好坏还在其次,最主要的就是锻炼学生的能力。因为是刚开始试行,就把范围缩小到高一。

  杨达壮听完有些不解的问,「学生开超市?哪有时间卖东西啊,这不是扯蛋吗?」

  包知道看了他一眼说,「你猪脑子啊,学生承包管理,其余的你可以雇人啊。这是要锻炼学生的管理和理财能力的……」

  耗子一听也挺激动,「咱们学校一万好几千人,现在刚四家超市,这要是能承包一个,那一年不赚翻啦?那老师能推荐谁呢?」

  包知道看着马小虎说,「要是以前,我估计老师得推荐肖凯,但现在肖凯没来,再一个他也倒了。小虎,这可是你最好的机会了。你可别错过啊……」
            第八十三章、老师家中

  马小虎听完也动了心,可他一想心里就没了底气,「咱们一共十六个班,那就有十六个人选。就算老师推选我,到时候我看也上不去。」

  包知道摇摇头说,「那些都是次要的,只要能让老师推荐你,其余的都好办。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高一的老大。别管你承不承认,外面可都是这么传的。这个身份你不用白不用,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和你争……」

  杨达壮点头说,「对,不行就干。」

  马小虎嘿嘿一笑,「怪不得都想当老大,原来还有这样的好处呢。」

  几人就商定让马小虎先去找韩梅,只要韩梅答应了,剩余的事情就好办了。
  放学后,马小虎就给韩梅打了电话。韩梅正买菜回家,听马小虎找她有事,她心竟乱跳两下。她问马小虎第二天到学校说可不可以。马小虎回答说这事儿有点儿急。想和她面谈。

  韩梅想了想,就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诉马小虎,让他到家里说。

  马小虎和同学曾送韩梅回过家。一到韩梅家,韩梅正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着呢。
  她把马小虎让到客厅,拿来水果让马小虎先吃着。又想马小虎没吃饭,就说一会儿在这儿吃吧。马小虎也没推让,说正好尝尝老师的手艺。

  韩梅在厨房就猜测马小虎来找她到底什么事儿,忽然感觉背后有些不舒服,回头一看,马小虎正在厨房门口看着他。

  韩梅一见马小虎的清澈眼神,内心乱跳几下。但脸色却还正常,她问说,「小虎,你来找老师到底什么事儿啊?」

  马小虎也不说什么事情。乡土尛说網手打他开始添油加醋的讲起自己的过往。说自己出生就没见过父亲,又撒谎说母亲到现在音信全无,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他寄居在邻居家,也没人给他好脸色,连吃饭都是别人剩下的。

  他越说越夸张,快把自己说成一个流落街头的孤儿了。韩梅在马小虎住院是听过他父母的事情。今天又一说,她心里就有些酸酸的。想不到这孩子这么可怜。
  马小虎见自己的话好像起了作用,才开口说,「老师,我听说学校要让学生承包,我想让你推荐我。」

  下班时韩梅还真考虑过这件事情,马小虎也是她心中主要人选之一。刚听马小虎一说,心里一软,也没细想就说,「行,班级我可以推荐你。但是之后的事情就需要你自己努力了,要好好准备。」

  马小虎一听心花怒放,忙连连点头说,「行,你放心吧老师,我一定按照学校要求好好准备。」

  韩梅做了四个菜。吃饭时,马小虎就对韩梅的手艺赞不绝口。听的韩梅也挺高兴,直让他多吃。

  韩梅忽然想起一件事,就对马小虎说,「小虎,你要真承包了,那承包费和上货的费用怎么办?承包费用好像不低呢。」

  马小虎之前还真没考虑这个问题。他想了半天也没头绪,韩梅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就说道,「先承包下来再说吧,至于费用看看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吃过饭,韩梅到厨房洗碗。马小虎也跟着进了厨房。他看着韩梅围着围裙的样子,心里又有了几分别样的感觉。想起自己两次握住韩梅手的情形,他心里一动,精虫上脑。

  他走到水池边,对韩梅说,「老师,我洗吧……」

  韩梅忙说,「不用,你进屋吃点水果,马上洗完了。」

  马小虎离韩梅一近,韩梅身上的体香就传到他鼻孔里。马小虎把手伸到水池,也不洗碗,直接又握住了韩梅的手。

  韩梅一愣,心里乱颤着。她忙要把手抽出来,可马小虎却死死握住。韩梅又羞又气,前几次她没说什么。可马小虎却得寸进尺,在自己家里居然这么轻薄自己。

  她猛的一下把手拽了出来,伸手对着马小虎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就听「啪」的一声,水珠四溅。

  马小虎被打楞了,他呆呆的看着韩梅,有些后悔刚才的举动。韩梅见马小虎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明明他犯了错,可眼神却好像很无辜一样。

  韩梅哪里知道,马小虎从小惹祸。在和老妈这么多年的抗争中,谁也别想再他脸上看出什么。

  韩梅又羞又气,指着马小虎,「你看什么?你马上离开这儿,马上走……」
  可让韩梅没想到的是,马小虎居然一下也急了,他喊说,「你是老师你就能随便打人啊?我不就握你一下手吗?你怎么不自己找找原因?你长的这么漂亮,身上还这么香,谁看见谁不想亲近亲近。你不怪自己反倒埋怨我,有你这样当老师的吗?」

  韩梅被他的话气的脑袋嗡嗡直响,他居然还赖上我了。韩梅指着马小虎,「你滚,你马上滚出去。」

  马小虎撅着嘴,「滚就滚……」

  说着转身就走,刚走几步又回头,「你这么凶,我看你以后也嫁不出去……」
  随着一声关门声。韩梅知道马小虎走了,她擦干手坐到沙发上,喘着粗气。
  心想这个马小虎太不像话了,这是第三次这么对自己。还有一次办公室偷着盯自己的胸部。这简直就是个小流氓。

  不过想想刚才他那番话又觉得有些好笑。难道自己长的漂亮、身上香些还是错误了?

  马小虎一下楼就开始后悔。现在韩梅生气,推荐的事情肯定也就泡汤了。马小虎给自己一个耳光,心想自己这好色的毛病真得改一改了。

  马小虎回到寝室时还没下晚自习。他躺在床上郁闷着。一下自习,耗子几人回来,见他躺那儿发呆就忙问说,「小虎,事情怎么样了?」

  马小虎摇摇头,「不行了,我把老师惹生气了。」

  杨达壮忙惊讶的问说,「啊?你怎么搞的?」

  马小虎不吭声,四眼就过来问说,「你们说什么呢?」

  几人谁也不说话。四眼撇了撇嘴,「行啊你们,说话还瞒着我。不就是承包超市的事儿吗?以为我不知道呢?」

  耗子惊讶的问说,「你怎么知道的?」

            第八十四章、意外冲突

  四眼一脸不屑的样子说,「你们还当秘密呢?人子安大哥他班主任已经找他了,说他们班级就推荐他了。这可是子安哥亲口告诉我的。」

  四眼现在张口闭口都是周子安,脸上还一副得意的神情。他见几人不说话,就继续说,「小虎,老师答没答应你啊?我说你不如让给我得了,我去找老师说说,让他推荐我。到时候我再和子安大哥说说,让他也让给我……」

  耗子听着白了他一眼,「操,脸皮真够厚的,还都他妈让给你,你以为你谁啊?」

  耗子说完就转身去打水。四眼就跟在他屁股后面磨叽,「让给我怎么的?小虎说他想过以前的日子,不想跟我们一去混,那这事就别参与了呗,到时候我如果承包不下来,子安大哥拿下来也行啊,他总不能亏待我吧……」

  耗子回头骂他说,「你他妈能不能别跟我后面,滚远点儿!」

  四眼被他骂的一愣,呆在原地想了想,「我说耗子,你不会也想干吧?」
  耗子端着暖瓶,回头瞪着他,「我他妈想干你!」

  各班级的推荐人选都已经送上去了,唯独韩梅还犹豫不决,没最后定下来。她有心想推荐马小虎,又想借这个事情给他个教训。

  四眼居然还真去找韩梅了,他想让韩梅推荐自己。韩梅说会考虑的,但现在还定不下来。

  耗子听说后,很是生气。趁中午他和杨达壮就去找了四眼。四眼正和刘刚几人在操场乱逛,耗子喊住四眼,到跟前指着四眼问说,「四眼,你他妈什么意思?你怎么还真去找老师了呢?」

  四眼看着耗子,有些惊讶,「我怎么就不能去啊,老师不是不推荐小虎了吗?你要是想去你也可以去啊?」

  耗子有些急了,「你他妈放屁,谁说不推荐小虎了?现在不还没最后定下来吗?你跟着瞎掺合什么啊?」

  四眼不服的说,「耗子,人小虎都没说什么,你跟着起什么哄啊?再说了,子安哥和我说了,只要小虎不参与就让我参与……」

  耗子一脸不耐烦,指着四眼,「你少他妈在我面前子安哥子安哥的……这是咱们班的事儿……」

  耗子话没说完,旁边的刘刚有些不高兴的说,「耗子,你们两人说事儿,你说安哥干什么?」

  耗子和刘刚在初中就是同学,两人之前关系就不错。乡土尛说網手打耗子皱着眉头也不看他,脱口说,「你给我滚一边去,我们的事儿你少说话……」
  刘刚一听有些急了,「耗子你他妈给我说什么呢?谁他妈爱管你们的事儿。操,真不是求我找安哥帮你们打肖凯的时候啦,现在把安哥都不放眼里了……」
  四眼在旁边补充说,「就是啊,你说我就说我,说安哥干什么……」

  耗子一下急了,「我他妈什么时候说周子安了?这事儿和周子安有关系吗?」
  刘刚一下不干了,他推了耗子一把说,「你张口闭口周子安的,耗子你什么意思啊?」

  刘刚这一推,杨达壮怕两人真动起手,忙上前要拉住两人。杨达壮一上前,刘刚身边的人就以为他要动手,上去就是一拳,这一拳打在杨达壮的肩膀上。
  杨达壮怒了,回头对着打他的人就是一脚,嘴里骂着,「我操你妈,你打我干什么?」

  刘刚、杨达壮和耗子初中都是一个学校的。刘刚见杨达壮动手,也想上去拉开,他一拽杨达壮,杨达壮也不知道后面是谁,回头就是一拳。

  刘刚也急了,「大壮,你他妈要疯啊……」

  杨达壮薅住打他那人的衣服,嘴里说,「操他妈,他凭什么打我?」

  四眼和老幺忙上前要把两人拉开。刘刚在一旁喊说,「杨达壮,你松开他,你要再这样我动手了?」

  老幺抱着杨达壮的腰往后拉,四眼也努力分开两人的手。杨达壮听刘刚这话,回头骂说,「我操你妈,刘刚,来,你和我动一下手试试……」

  刘刚一下难住了。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耗子上前把杨达壮拽开,「壮哥,咱走,人家多牛B啊,有大哥罩着。走……」

  说着拉着杨达壮走了。

  两人一回寝室,马小虎见他两一脸的不高兴,就问怎么了。耗子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马小虎一听忙从床上坐起来,「我操,怎么还和他们动手了呢,这要是传出去咱们可丢大人了。」

  耗子有些委屈说,「我明明说的是四眼,可他们偏说我说周子安……」
  几人正说着,寝室门就推开了。周子安带着刘刚几人进来了。杨达壮和耗子还在赌气,把脑袋扭到一边。

  马小虎见状,忙站了起来,「来了,子安。快坐。」

  周子安坐下,掏出要让四眼发圈,四眼递给耗子时,耗子不接说,「不抽,戒了。」

  四眼就商量说,「耗哥,你就别和我生气了,这是子安哥的烟,中华……」
  周子安笑着插话说,「怎么了耗子,是就不抽我的烟啊?」

  耗子一听才接过来,杨达壮也接过点着。

  周子安看着众人说,「刚才怎么情况?你们怎么还能弄起来呢?」

  耗子抽了口烟看着刘刚说,「安哥,你还是问刘刚和四眼吧,我就说我班推荐的事儿和你没关系,这两人就和我急了……」

  四眼忙插话说,「子安哥让我找老师的,你怎么说和子安哥没关系?」
  周子安一听,脸沉了下去,「四眼,我是怎么和你说的?我是告诉你小虎不参与的情况下,你再去找老师……」

  四眼小声嘟囔说,「小虎他自己说他给老师惹生气的,老师不能推荐他的,要不我能去吗?……」

  马小虎一听不耐烦的说,「操,就这点儿事情也能闹起来?谁想参与就参与,耗子你也是的,你找四眼去干什么?他昨天不就说了他要找老师吗?」

  四眼马上接话说,「就是的,我之前也不是没说。」

           第八十五章、心语家中(一)

  耗子脸色一变,指着四眼,「你放屁,老师也没说不推荐小虎。小虎现在欠他妈一屁股债呢,你就不能为他想想?没有小虎,咱们现在还他妈被肖凯欺负呢……」

  四眼不服的梗着脖子说,「耗子你他妈就是看我不顺眼,我说什么做什么都错。就你说的对,你为兄弟好,就我四眼不是人,我四眼是王八蛋,行了吧?」
  说着把眼镜摘了下来,眼圈一红,眼泪噼里啪啦的出来了,边哭边说,「你们都想着自己,你们谁考虑考虑我了。我啥事不都是为大家着想啊?跟你们打架我也没往后退过一步,我他妈就想赚点钱大家花怎么了?行,你们也别说我了,我一会儿就找老师,告诉她别推荐我了还不行吗?」

  马小虎连连摆手说,「四哥,我服了,你可千万别哭。你一哭我这心跟他妈猫挠了一样……」

  耗子见四眼哭的伤心,皱着眉头说,「行了,行了,你可别哭了。我再不说你了还不行吗?你是四哥,你是所有人的四哥还不行吗?」

  四眼噗嗤下笑了,擦了擦眼泪,「操,之前你怎么不叫呢……」

  周子安笑笑,看了看身边的刘刚。刘刚会意,站了起来对杨达壮说,「大壮,刚才我说话难听,你别往心里去……」

  大壮摇了摇头,「操,没事儿,我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事儿过去就过去了……」

  周子安站了起来,「都是自己哥们,闹闹也就算了。乡土尛说網手打好了,我走了。小虎,你要是被推荐的话,咱两可就成竞争对手啦?到时候你可别让着我啊……」

  马小虎抽抽着脸,叹了口气。感叹说,「我是彻底没希望啦,哎!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韩梅坐在办公室里,拿着钢笔在纸上乱画。总务处又催要人选了,韩梅看着纸上的三个名字,把马小虎三个字划掉,想想又在后面填上。再划掉,又填上。感觉有些郁闷,把钢笔摔在办公桌上,直接起身去了总务校长室。

  下午一上综合课,马小虎刚想往外跑。马心语就在后面喊他,「马小虎,你别跑……」

  马小虎回头看着马心语,「怎么啦?我还要出去打球呢……」

  马心语拽住他,「陪我回趟家,我练功服周末洗了,忘拿回来了……」
  马小虎一想要走挺远,有些不想去,见马心语期待的眼神,他就没拒绝,「那你打车,走着太累了。」

  马心语瞪了他一眼,「真懒,行,我打车!」

  两人一到楼上,马心语就去阳台取了练功服,出来对正拿着苹果啃的马小虎说,「走,回学校吧……」

  马小虎嘿嘿一笑,「好不容易出来了,别着急回去啊,来,让小虎哥抱抱……」

  说着嘴里叼着苹果,双臂伸开,等着马心语。马心语看了看墙上的表,为难的说,「走吧,我怕我爸一会儿回来……」

  马小虎把苹果放到桌子上,走过去抱住马心语,「没事儿,咱两速战速决。这好多天咱都没在一起了,趁这时间正好……」

  马心语一向听他的话,拉着他手,有些不安的说,「我怎么有些心慌呢,感觉可不好了,别弄了,好吗?」

  马小虎不干,拉着她往卧室走,「快点吧,有这磨叽的时间都开始了……」
  马心语只好和他一起进了卧室。马小虎伸手要去脱她的衣服,马心语忙说,「小虎,上衣就别脱了,我有点儿担心。」

  马小虎想想也是,就没强求。他把手伸进马心语的裙子里,把裤袜和内裤脱了下来。把裙子掀上去,在马心语光滑的屁股上摸了几下。一手又伸进上衣,隔着胸罩在胸前的玉兔上捏了捏。

  马心语扭了两下身子,央求说,「快点吧,直接来吧……」

  马小虎有些无奈,就把裤子脱去,身下的坚硬就跳了出来。马心语用手上下套弄几下,忽然想起什么,对马小虎说,「你等下。」

  说着跑出卧室,不一会儿回来了,原来她跑父母卧室取了个避孕套。她看着马小虎,「我今天不是安全期,用这个吧?」

  马小虎有些奇怪,他接过避孕套,问说,「你怎么知道今天不安全?」
  马心语白了他一眼,娇嗔的说,「你不关心我,我总得自己关心自己吧……」
  马小虎嘿嘿一笑,被马心语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他第一次用避孕套,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弄呢。

  马心语娇羞的笑下,伸手拿过来说,「你可真够笨的了……」

  说着把避孕套撕开,蹲在马小虎的身前,她先张嘴含住坚硬,脑袋立刻就前后动了几下,马小虎双手把住她的脑袋,往里推了几下。马心语含的就更深了。
  她又努力吞吐几下,就把坚硬吐出,「乖,哪天再好好亲你啊,今天就快点吧……」

  马小虎嘿嘿笑着,拿着坚硬在胯下马心语的脸上乱蹭。马心语就感觉坚硬在脸上发热,她娇羞的笑说,「你讨厌呢……」

  说着就给马小虎带上避孕套。马心语也是之前在书里看过,这也是第一次弄,不过还挺顺利。

  一带完,马心语就翻身趴在床边,把臀部高高翘起,有些着急的说,「小虎,快点来吧……」

  马小虎第一次这样火急火燎的,他把马心语的裙子掀起,扶着坚硬对准目标,两手扶着马心语的臀瓣,猛的一挺下身。马心语的下身还不太湿,这猛的一进,就有些疼痛。她轻轻「啊」了一声。

  马小虎感觉到她有些不舒服,就问说,「心语,是不是有点儿疼啊?」
  马心语皱着眉头说,「没事儿,你来吧……」

  马小虎这回没敢太用力,而是慢慢的来回抽动几下。他感觉马心语的下身越来越湿润,才猛的一用力,把坚硬完全送入花径中。

  马心语长长的喘了口气。立刻又后顶着臀部,她想让马小虎早点出来,这样也能早些回学校。

                1加载中

           第八十六章、心语家中(二)

  马小虎动了几下,因为隔着避孕套的关系,他总觉得不太舒服,就趴在马心语的耳边说,「心语,带这玩意儿太不舒服了,我拿下来啦?」

  马心语忙摇头说,「不行,我今天是排卵期的……」

  马小虎也不懂什么是排卵期,就说,「没事儿的,快射的时候我拔出来呗……」

  马心语晃荡臀部说,「你能忍住吗?」

  马小虎答应说,「放心,肯定能……」

  说着拿出坚硬,把套子摘掉扔到垃圾桶里,又重新进入。

  马小虎两手把着马心语洁白光滑的臀部。把她校服裙子掀在上面,他每一次挺动,裙子都忽闪忽闪的往下掉。马小虎干脆把裙子掖到她的身下压住。

  马心语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但她心里还是担心爸妈回来,就不敢太放开,怕做的时间太长。

  马小虎低头看着下身的坚硬在马心语屁股下面进进出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动了一会儿,他就趴到马心语的身上,两手绕到胸前,从校服下面伸进去,把胸罩推到上面,两手握住胸前两只白兔。用力来回揉捏。下身也不停,只是速度放慢一些。

  马心语开始扭着屁股,让马小虎的坚硬在花径中全方位的蹭着。她大口穿着粗气,娇喘声不断。又不敢太耽误时间,就对马小虎说,「小虎,快点动,别玩儿了……」

  马小虎这才放弃了胸前的玉兔。他抽出双手,扶着马心语的纤纤细腰,开始用力动了起来。

  马心语被这急速的抽插弄的连连呻吟。但还是想早点结束,就故意大声叫着,用语言刺激马小虎,「小虎,再用点儿力,再快点儿……」

  马小虎不知道马心语今天是怎么了,好像自己怎么动都有些满足不了她。乡土尛说網手打他就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力冲刺。下身撞击着马心语的臀部,传来阵阵啪啪声。

  马心语似乎还不太满意,嘴里仍嘟囔着,「再深点儿,快点儿小虎,我要来了……『马心语其实并没感觉高潮要来,她就是故意让马小虎再快些。马小虎开足马力,边冲击边说,」哎呀我操,心语,你今天这是怎么啦……「马心语闭着眼睛,」别说话,快点儿……「

  马小虎就闭着眼睛猛烈冲击,每一下都到达花心的底部。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头皮一下发麻,不禁的啊了声,「心语,我要射了……」

  马心语连忙说,「不行,快拔出来……」

  马小虎这才想起刚才的话,猛的一下拔出,用手在坚硬上套弄着。咬着牙说,「心语快过来,张嘴……」

  马心语忙转过头,立刻蹲了下去,张嘴裹住马小虎的坚硬。马小虎忙抱住她的头。连连耸动着下身,嘴里丝丝哈哈的往回吸着气。

  马心语的吞吐速度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每一次马小虎的坚硬都插到她嗓子深入。坚硬下的褶皱不停的拍打着马心语的下巴。

  马小虎忽然身子一震,他忙把马心语的头部摁住,马心语的脸就埋在他身下的草丛处。马小虎大叫一声,坚硬在马心语的嘴里跳了几下,一股股激流就冲到她口腔深处。

  由于时间长没做的关系,马小虎这一次射的很多。马心语也不敢乱动,以为他完事了,谁知又出来两股。

  好一会儿,马小虎才缓过神,他两手不再摁着马心语。马心语嘴里都是精华,还含着坚硬,抬头一双凤眼看着马小虎,口里呜呜的含糊不清的说,「完事了吗?」
  马小虎微闭着双眼,满意的点点头,「嗯,完事了。」

  马心语才站了起来,却没把嘴里的精华吐出,而是踮起脚要亲马小虎。马小虎忙扭过头,「去去,一边去,太恶心了……」

  马心语咕噜一下咽到肚子里,瞪着马小虎说,「恶心你让我吃你不吃?」
  说着擦了擦嘴,又低头用嘴清理马小虎的下身,亲了几下,见上面已没有精痕,就拍拍马小虎的大腿说,「这回满意了吧,穿上裤子吧。」

  说着也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马小虎有些好奇,问说,「你刚才怎么还都吃下去了呢?」

  马心语微微一笑说,「书里说这东西美容的……」

  马小虎惊讶的问,「啊?什么书?」

  马心语嘿嘿一笑,撒娇说,「不告诉你……」

  两人说说笑笑的下楼。刚到楼下,就见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马心语一愣,「爸爸?」

  中年男人一脸严肃的看着马心语,但语气却很温柔,「心语,你怎么回来了?」
  马心语的爸爸虽然面上严肃,但他一直溺爱女儿,和女儿说话也总是和风细雨的。

  马心语忙说,「我回来取练功服,爸,这是我同学,马小虎。」

  马小虎尴尬的笑下说,「叔叔好。」

  马心语的爸爸点了点头,看了他一眼,「哦,你好。你也姓马?真巧!你们快回学校吧。」

  说完转身上楼。

  马心语朝着马小虎吐了吐舌头说,「好险,我都告诉你不让你弄,你偏要,吓死我了。」

  说着手还放在自己的胸口摸了摸。

  马小虎嘿嘿笑说,「咱俩这叫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

  马心语的爸爸一边上楼一边琢磨,女儿这是谈恋爱了?感觉两人有点儿不太对。

  一进家门,他就到马心语的房间看了看,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刚要转身走,却看见了垃圾桶里的避孕套。他脑袋嗡了下,险些坐到地上。

  好半天,他才缓过神儿,拿起手机给马心语的妈妈打了电话,「你马上回家,我有事情和你说。」

  马小虎一到班级,耗子杨达壮还有包知道三人就围了上来。三人表情都很严肃,包知道更是低声叹气。马小虎忙问,「你们怎么啦?一个个哭丧着脸,要奔丧去啊?」

  耗子指着他骂说,「你还有脸说呢,让你去找老师,结果你把老师弄生气了,现在推荐结果出来了……」马小虎「啊」了一声,张大嘴问,「是谁啊?」
            第八十七章、礼堂演出

  包知道皱着眉头说,「是马小虎这个大傻子。乡土尛说網手打」马小虎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他看了看已经笑开花的三人,又问,「你们不是逗虎爷呢吧?拿虎爷开心?」

  杨达壮看着马小虎,「你不信他们两你还不相信我?」

  杨达壮不爱开玩笑,他的话马小虎还是相信的。四眼一进班级,见三人围着马小虎,他走过来说,「小虎,你怎么感谢我吧,要不是我去跟老师说我不参与了,这好事儿能轮到你吗?」

  耗子照四眼胳膊拍了下,「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真去找老师说了?」
  四眼看着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了,要不你以为老师会选小虎?」
  他的话几人还是不信。

  包知道又对马小虎说,「小虎,你快去谢谢老师吧。给惹生气了还这么推荐你,老师对你也太好了吧」马小虎点点头,「我还真得去一趟,万一你们合起伙来骗我呢?我告诉你们,要是假的我这学期的伙食你们就包了……」

  说完转身出了教室,耗子在后面喊,「要是真的呢?」

  韩梅正收拾办公室,准备下班回家。听到敲门声也没抬头直接喊「进来」抬头看就见马小虎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韩梅斜看他一眼,「你来干什么?」

  马小虎一脸严肃的说,「韩梅老师,虽然你打了我,但我并不怨你。乡土尛说網手打我来就是想问你,咱班的推荐人选是我吗?」

  韩梅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他不说为什么打他,反倒说不怨自己,好像他多委屈似的。韩梅冷冷的看着他,「推荐的不是你。」

  马小虎一听说了句,「这几个犊子果然骗我。」

  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马小虎站住回过头,韩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到时候总务校长会找你们开会,你把需要准备的东西都认真准备着……」

  马小虎一听,高兴的张大着嘴。他两步跨到韩梅的身前。高兴的一下将韩梅抱起。韩梅吓了一大跳,忙大声说,「马小虎,你干什么?」

  马小虎这才缓过神,忙把韩梅放下说,「对不起,对不起,高兴过头了。我就说老师不会不管我的吗?」

  韩梅脸色微红,瞪了他一眼,「你快点回去吧,这两天会找你们这些候选人开会的。」

  韩梅说着又补充说,「对了,还有个事。明天欢迎新生汇报演出,肖凯没来,你帮着看看班级纪律。到会场不要大声喧哗。」

  马小虎立刻做了个立正的姿势,「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转身出门。韩梅看着他的背影无奈的笑了,自言自语说,「这个马小虎,真是个小混蛋。」

  欢迎新生汇报演出是职高的一个传统。每年新学期开学第一个月末都会举办。这几年来,学生越来越多,演出的节目类型也越来越精彩。

  但每年演出,一到舞蹈模特走秀类的节目时,下面学生总是最乱的。有尖叫的,吹口哨的,最严重的还有大声喊问「多少钱一晚」的。每年一演出完,总会因为台上的漂亮女同学打上几架。

  马心语是高一舞蹈队队长,今年她领衔一个芭蕾舞蹈节目《天鹅湖》中午放学时,她特意嘱咐马小虎,看她节目的时候一定要多鼓掌。

  马小虎就说,你放心吧,不但鼓掌,我连脚也跟着鼓。马心语这才娇笑下,满意的去舞蹈队准备了。

  演出地点是在学校的大礼堂。这里能同时容下上万人。但考虑到安全因素,高三的就只能在班级看电视转播。

  整个礼堂里闹哄哄的,各班老师不停喊着学生,让声音小些。但效果还是不好。

  韩梅倒是没费力气。马小虎只是告诉句,谁也别说话,他们班级这儿果然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随着舞台上的帷幕缓缓拉开,两个主持人亮相。这两主持人都是高一的,男的马小虎还认识,就是总和冯晓幽在一起的刘沐白。女的马小虎没见过,但从舞台上看长相应该不错,就是不知道卸妆会是什么样。

  一旁的包知道用腿点了点马小虎,「知道这女的是谁吗?」

  马小虎摇摇头,包知道嘿嘿一笑,「这女的就是我那天发短信的,怎么样,不错吧。」

  马小虎低声说,「看不清啊,得手没?」

  包知道摇摇头,「还没呢,不过答应周末去看电影了。」

  马小虎点头,「那就有戏。」

  开场的节目就是马心语的舞蹈。就见一群人穿着芭蕾舞裙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白色的连袜裤把她的完美的身材显露出来。马小虎就听后面有人说,「那女的是谁啊,那腿也太漂亮了吧?这要是摸一下得爽死……」

  「嗯,真不错,你看那腰多软啊,扶着小腰来个后进势。我操,想想都美。」
  包知道低声笑着,看着马小虎问,「什么感想?」

  马小虎在他耳边说,「他们也就能说说,我可是能摸到的……」

  包知道惊问,「操,你不会上了吧?」

  马小虎用胳膊捅他下,「和你没关系的事儿你少打听,这样对你有好处。」
  包知道说了句「操」这是前两天他说马小虎的话。

  马心语的舞蹈一结束,会场里掌声如潮。马小虎也拼命鼓着,他为马心语高兴,自己也觉得挺自豪的。

  余下的节目就没有他感兴趣的,他靠在靠背上眯着眼睛养神。好一会儿,马小虎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包知道用手用力的捅他几下,「快,快,秦默,你说的默默……」

  马小虎一下精神了,两眼瞪的溜圆盯着舞台。就见舞台上模特队正走秀。
  一个个身材高挑的男女模特,穿着各式衣服在舞台上走来走去。压轴出来的就是秦默。

  她穿着件无袖的对襟低胸衫,脖子上挂着一个仿钻项链。这衣服直接到大腿根部,两条颀长的美腿裸露在外面。被衣服两摆遮住的臀部给人无限遐想。似乎里面什么都没穿。这和她平时温婉低调的打扮完全大相径庭。

            第八十八章、是喜是悲

  马小虎张大嘴,完全看呆了。他想不到平时温婉恬淡的秦默,如同不食人间烟火一般,而今天居然有这样性感的演出。

  秦默的惊艳也惊呆了包知道,他忘情的鼓着掌。低声对马小虎说,「小虎,你这眼光真是绝了,太漂亮了。不对,用漂亮这词不对……」

  包知道说着,但身边却没有反应。他歪头一看,旁边的座位已经空了,马小虎不知什么时候没影了。

  礼堂里掌声雷同,尖叫声、口哨声响成一片。马小虎偷偷的从正门溜出。跑到礼堂后门处,这里是演员来回的必经之地。

  秦默下台后卸了妆,她换上普通衣服就准备回礼堂看剩下的演出。刚和队员到门口,就看见马小虎站在那儿。

  马小虎一见秦默,忙过去说,「默默,你还记得我吗?」

  秦默嫣然一笑,温婉的笑容却又显得仪态万方,「记得,你叫马小虎吧。」
  马小虎忙连连点头,「对,对,我叫马小虎,你刚才的表演也太精彩了吧,我都看呆了……」秦默似乎对这种赞美早就习以为常,她礼貌的笑下,「谢谢。」
  马小虎刚想再说话,就听后面有人喊,「默默……」

  马小虎一回头,见一个长的有些黑壮的男同学走来,他手捧一束艳红的玫瑰,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马小虎见他一愣,感觉面熟。猛然想起这不就是张大海的表哥,以前去学校打过自己的老黑吗。

  老黑看了马小虎一眼,眼神中充满敌意。但他马上把目光转开,看着秦默,把鲜花递过去,弯了弯腰,礼貌的说,「默默,祝你演出成功。乡土尛说網手打」老黑想尽量做得绅士,但他这一套动作下来怎么看都有浓重的乡土气。

  马小虎忍着没乐。秦默把花接过,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说声「谢谢」她转头看了看马小虎说,「马小虎,我回礼堂了,再见。」

  说完也不搭理老黑,转身就走。老黑本想追上秦默,可一听马小虎三字,转头看着他问,「你就是马小虎?高一老大?」

  马小虎看着他没吭声。老黑又说,「我怎么看你有点儿眼熟呢?」

  老黑想想,猛的拍了下脑门,「操,想起来了,你是我弟张大海的同学吧?我他妈去揍过你。你们高一没人啦?怎么弄你这么个东西当老大?」

  马小虎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没屁放就闹嗓子啊?谁告诉你我是高一老大的,我看你精神有点儿不太好……」

  说完转身要走。老黑在后面阴着脸喊说,「你他妈给我站住。」

  马小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老黑。老黑盯着他,「我问你,你找默默干什么?」
  马小虎一点儿也没犹豫,张口就说,「我喜欢她,怎么了?」

  老黑脸色更加难看,他慢慢走到马小虎的身边,拿手指在他胸前点了点,「我告诉你,马小虎。别以为你当个什么JB高一老大就多牛B,你赶快给我离默默远点儿,不然小心我打折你的狗腿。」

  马小虎一下就乐了,「虎爷这是虎腿,有能耐你就来。我还就告诉你,我就是喜欢秦默,我明天还去找她。」

  老黑冷笑下,握着拳头,在马小虎面前比划着。这要不是在礼堂里,他早就动手了。

  「马小虎,你行,咱们走着瞧。」

  马小虎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老黑看着马小虎的背影对身边人说,「打听打听这个马小虎的背景,看看学校谁罩着他。这几天修理修理他。操,这B样还他妈高一老大!」

  马小虎本准备回礼堂,还没到门口,兜里的手机就嗡嗡震动几下。拿出一看是齐眉来的短信:「小虎,我有事情想和你谈下。你现在能出来吗?」

  马小虎一愣,她没想到齐眉居然会给他发短信。从上次齐眉说她相亲后,两人再没联系。

  马小虎想了想,回短信:「今天学校演出,你在哪儿?」

  齐眉回:「那算了,不用来了。」

  马小虎回:「没事,我请假过去。告诉我你在哪儿吧。」

  齐眉把地址给他发来,是一家医院附近。马小虎暗想,齐眉莫不是有病了吧。这样一想,心里就有些着急,请了假就打车朝齐眉那儿赶去。

  齐眉坐在医院前面花园里的凉亭。手里攥着化验单,脸色有些苍白。

  她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马小虎来,她准备和他实话实说。他不来,她就自己做决定。

  马小虎到时见齐眉脸色苍白的坐在那儿,他忙走过去坐到她身边问,「大老婆你怎么了?」

  齐眉笑了笑,但笑容有些惨淡,她看了看马小虎,「没怎么,就是想看看你……」

  马小虎不信,见齐眉手里攥着医院用的化验单,这东西他从小就常见,忙拿过了一看,上面标着:尿妊娠试验(HCG,测定结果:阳性(  )马小虎看不懂,就问说,「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到底得什么病了?」

  齐眉凄惨一笑,她伸手摸了摸马小虎的脸庞,「小虎,以后大老婆不嫁人了,你会养着她对她好吗?」

  马小虎楞了,以为齐眉得了什么重病,他忙攥着她的手说,「当然了,我不养你谁养你……」

  其实不管马小虎说什么齐眉都不会当真,毕竟马小虎才十七岁。但齐眉就是想听他说,只有听到他的话,齐眉心里才觉得舒服些。她看着马小虎,眼眶有些红润,轻声说,「小虎,我怀孕了……」

  马小虎瞪着眼睛,张大嘴巴「啊」了一声,过来好久嘴才合上。齐眉不说话,一直看着他。

  马小虎站了起来,在齐眉眼前不停的走来走去。齐眉看着他问,「小虎,你怎么了?」

  马小虎连忙摆着手说,「停,你先别说话,你让我想想……」

  马小虎说是想想,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再想什么。马小虎忽然蹲在齐眉的跟前,双手搭在齐眉的腿上,「你是说你怀孕了?」

  齐眉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我讲是这个孩子的爸爸?」

  齐眉又微微点了点头。

            第八十九章、新学口技

  齐眉见马小虎皱着眉,以为他是害怕。乡土尛说網手打就低头摸着马小虎的头发,来回抚摸说,「小虎,你不用担心。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我今天让你来就是想看看你。好了,没事儿了,你回学校上课吧……」

  马小虎楞了,抬头看着齐眉,「没事儿了?怎么能没事儿?你肚子里的可是小小虎,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还有你要怎么处理啊?」

  齐眉没想到马小虎居然会怎么说,她反问,「你想我怎么处理?」

  马小虎马上回答说,「当然是生下来啊,不过这事儿先不能和我妈说,要不她得打死我。等再过几年再告诉她,到时候她成老太婆了,想打也打不动了。」
  他想想又补充说,「我现在不能娶你,等我长大点的吧,再有我得赚钱养你们,对,得赚很多钱,我一定让你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

  齐眉抱着马小虎的头,轻轻叹了口气,但心里却是异常温暖的。齐眉之前也没想过要把孩子打掉。她已经决定了,这个孩子她要生出来,哪怕以后一个人也要把孩子抚养长大。

  她也不会幼稚到去相信马小虎的承诺,她只是想听听他会怎么说。但她万万没想到,马小虎不但承诺了,还做到了。

  她低头看着马小虎,轻声说,「小虎,我饿了,中午就没吃饭。」

  马小虎点头说,「走,我陪你吃饭去。不过我没钱,得你请啊……」

  齐眉笑着站了起来,马小虎马上过去扶着她。乡土尛说網手打齐眉侧脸看着他,「怎么这么小心?」

  马小虎瞪着眼睛,单纯的说,「你不是怀孕了吗?」

  齐眉呵呵笑说,「那也不至于这样,没事儿,我知道该怎么做。」

  两人没到外面吃,齐眉买了菜,两人回到家中做了饭。吃完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马小虎的手在齐眉的肚子上来回摸着。

  齐眉被他摸的痒痒的,就说,「摸什么啊?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呢,才一个多月。」

  马小虎又把手放到齐眉身前的丰满上来回揉着,嘴里说,「以后就有人跟我抢着吃了。」

  齐眉被他逗笑,在他手背上打了下,「就知道胡说。」

  马小虎摸了会儿,身下开始有了反应,他问齐眉,「大老婆,怀孕还能不能做了?」

  齐眉看着他,杏眼微微上挑,笑着说,「前三个月是不行了,以后也得注意姿势的……」

  马小虎一听,「那完蛋了,今晚我就得这么翘着了,还不得憋死我。要不大老婆给我亲出来吧。」

  齐眉在他坚硬上抓了下,故意说,「我才不管,憋死你算了。」

  说着话,手在上面套弄了几下。

  马小虎的手继续在齐眉身上乱摸,白皙细腻的皮肤像柔软的绸缎,马小虎有些爱不释手。他把嘴凑到齐眉的脖子处,伸出舌头在上面舔着。

  齐眉被他亲的痒痒的,忙扭着身子往一边靠过去,嘴里说着,、「小虎,别闹了。等过段时间的好吗?」

  马小虎自然不肯,他把手指放在胸前的樱桃上来回摸着,樱桃一下硬了起来。齐眉就扭动身子,「小虎,你先别动,咱两说会儿话。你告诉我你天天在学校都干什么?」

  齐眉说着别动,可她的手还紧握着马小虎的坚硬。马小虎把脸在她肩膀处蹭来蹭去,「我在学校就天天想回家和大老婆做爱……」

  齐眉被他气笑了,「你可小混蛋,你又胡说。」

  马小虎嘿嘿一笑,用掌心在樱桃上来回揉着。齐眉感觉一阵酥麻,下身就有液体流了出来。

  齐眉扭着身子,她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就趴在马小虎的耳边轻声说,「你别乱动,躺好。我给你试试一个新方法……」

  马小虎一听,果然来了精神。立刻躺正,等着齐眉的下一步。齐眉慢慢爬到他的胯间,分开两腿,齐眉跪在中间。她尽量张大嘴,慢慢含了下去。

  和以往不同的是,齐眉一含住后,她的头就开始慢慢绕圈。绕过一圈后,又往回绕着。马小虎的坚硬就在她口中左右翻转。没一个位置都被齐眉亲到了。齐眉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声音,马小虎舒服的连连啊叫。

  齐眉亲了会儿,把坚硬拿出。有手扶着坚硬,伸出舌头,从蛋蛋底部向上舔去,一直舔到上面晶莹发亮的头部。她四周来回舔着,手还不时的套弄。

  马小虎连吸几口冷气,「大老婆,以前你怎么不给我这么弄。」

  齐眉咯咯笑着,边舔边说,「以前我也不会。」

  马小虎好奇,「那现在怎么会了,在哪儿学的?」

  齐眉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让你舒服,特意在网上看的……」

  马小虎嘿嘿笑说,「还是大老婆好。」

  齐眉舔了会儿,又慢慢含住坚硬。只是并不深入,她只喊着头部,用舌头盖住头部的一侧,娇嫩的双唇绕着头部来回旋转,在冠状处略微用力。用手捂住余下的部分,轻轻套弄。

  马小虎舒服的嗷嗷直叫。以前一直以为用嘴的最高技巧就是深喉,现在看来这里面的学问多了。他真想把闻文和马心语都叫来,和齐眉好好学学。

  齐眉含住头部,用嘴唇夹紧冠状处,舌尖在头顶来回拨弄。又慢慢绕道头部的后面,在软软的细沟处来回舔弄。

  马小虎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强烈的刺激,他一边轻声啊着,一边低头看着齐眉是如何做的。

  齐眉舔了一会儿,忽然把手放开,用嘴唇包住牙齿,猛的一低头直吞而入,整个坚硬一下就全都进入她的嘴里。

  马小虎一下坐了起来,强烈的刺激让他大叫一声。马小虎这一坐,坚硬就在齐眉的嘴里上挑,齐眉就用舌头挑着坚硬的下部,让他靠向嘴里的上方。这样能减轻干呕的感觉。

  她用舌头这样一顶,就感觉坚硬在嘴里跳了跳,她忙抬头看着马小虎,以为他要不行了,马小虎却还在丝丝哈哈的舒服着,还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第九十章、波涛汹涌

  齐眉将坚硬含到最深处,她缓了口气,让自己习惯坚硬在嗓眼处的感觉。乡土尛说網手打又用手将下面的褶皱向上扶起,用下唇轻轻一刮。一时间,各种酥麻的感觉刺激的马小虎马小虎连摇晃几下脑袋,嘴里直嚷着,「大老婆,太爽了。我都要受不了了……」

  齐眉微笑下,把坚硬吐出。慢慢趴到马小虎的身上,在他脸颊亲了下,娇媚的说,「小虎,你知道吗?只要你说舒服我就特别高兴……」

  马小虎在她红唇间亲吻一下,「还是大老婆对我最好。你别叫我小虎,叫老公。」

  齐眉咯咯笑着,「我不,叫你老公感觉怪怪的。」

  马小虎不干,两手抓在齐眉丰翘的臀部上,用力捏了几下,「快叫,我想听……」

  齐眉侧脸趴在他的胸膛上,微闭双眼,声音微弱的说,「老公……」

  话一出口,她感觉自己脸上一阵阵热烧。

  马小虎摸着她的头发,还是有些不满意,「声音大点儿……」

  齐眉一下抬起身子,双唇靠近马小虎的脸颊,温柔的说,「老公,我的小老公……」

  话音一落就吻着马小虎,马小虎也激烈的回应着,两手在齐眉的腰窝处和臀部来回抚摸着。

  齐眉用胸前的丰满在马小虎的胸膛上轻蹭着,丰满尖上的樱桃已经发硬,她轻轻抬着身子,来回磨蹭,马小虎就感觉阵阵细痒。乡土尛说網手打齐眉慢慢向下,用舌尖在马小虎的胸膛上来回轻舔,到了胸前,她张嘴含住胸前的肉粒,猛的一回吸,马小虎痒的哈哈笑着,「大老婆,我那小东西亲着什么感觉啊?是不是一点儿都不爽?」

  齐眉也不搭理他,亲玩一个又用舌尖在另一个上舔着。马小虎抱着齐眉的脑袋一阵阵笑着。

  齐眉一路向下,丰满上的樱桃在马小虎身上的各个部位来回轻蹭着。到胯下时,齐眉用手扶着坚硬,低头用樱桃在坚硬的前端来回蹭着。一个蹭完,又换另一个。

  齐眉又将坚硬向上扶起,贴在马小虎的草丛中。开始用樱桃在坚硬上来回蹭着。慢慢的,她俯下身子,将两处丰满覆盖在褶皱的圆囊上,来回晃动上身。用丰满按摩着圆囊。

  马小虎低头看着,从来没体会到丰满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般大的享受。
  齐眉身子慢慢向上移,当丰满完全盖上马小虎的坚硬时,她把手松开,坚硬就一下跳到两处丰满之间,消失在深深的乳沟之中。

  齐眉的丰满夹住坚硬后,开始慢慢动着上身,让坚硬在自己的双乳间来回抽动。可动了几下,感觉皮肤有些发干,她就抬起身子,在坚硬上亲了下,抬头看着马小虎,微笑说,「等我下……」

  齐眉拿来橄榄球涂抹到自己的丰满上,马小虎抬起上身,靠在床头上。他内心狂跳,完全被齐眉弄呆了,傻傻看着齐眉说,「大老婆,被你弄后,我估计再没哪个女的能让我这么爽了……」

  齐眉双手在自己的丰满前来回揉搓,尽量让橄榄球涂的均匀些,她娇嗔的瞪了马小虎一眼,「那你还想让哪个女的帮你做啊?是不是闻文?」

  马小虎脱口而出,「她的胸太小了,根本不适合……」

  马小虎一说完就后悔了,齐眉侧眼看着他,「早就猜到你们两个不正常了,还想骗我呢……」

  马小虎尴尬的嘿嘿笑下。

  齐眉再次趴到马小虎的两腿间,把坚硬扶着,直接趴了上去。她双手将自己的胸部往里挤压着,这样能更紧的包裹住坚硬。同时胸部尽量的紧贴着膀胱处。
  齐眉开始来回推弄,感受着坚硬在自己丰满间的抽动。

  马小虎看着自己的坚硬进进出出,一会儿被丰满完全盖着,一会儿又露出晶莹发亮的头部。齐眉轻柔的喘息声,和迷离的眼神都让马小虎沉醉期间。

  他一只手摸着齐眉的脸庞,手指摸到齐眉的红唇时,齐眉立刻把手指含住,如同含着坚硬一样,用舌尖轻轻舔着。

  坚硬被丰满的柔软紧紧包裹着,齐眉感觉胸前的坚硬已经热的发烫。她嘴里还含着手指,两眼如同被雾水笼罩一般,迷离的看着马小虎,声音轻颤的说,「小老公,舒服吗?」

  马小虎大口喘息着,把手指拿出,摸着齐眉的头发说,「太爽了,我都快不行了,大老婆,你太厉害了……」

  齐眉骄傲的笑着,又动了一会儿,她感觉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