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遇人不淑
遇人不淑
 和她相遇是在网上,一次偶然的机会。那时候,我刚到这座城市不久,每天
-晚上无聊也就是坐在电脑前上上论坛,看看网页。再者从H网上搞些小电影看看。-

-  但是后来发觉,越看越没意思,因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一个人看来看去,
-也不过就是抽抽插插,浩瀚如烟海的日本AV业如此发达,也是越来越鲜有新意-
的作品问世。看来要么是咱们狼友们品味越来越高,要么就是AV导演们思维枯
-竭,开始江郎才尽了。-
-
面对这样的情况,自降品味是很痛苦且很委屈的事情,等待AV发展到满足-
口味,那也是非朝夕之事。无奈,只能自寻乐途。-
-
于是从聊天网上学来一招,就是邀请网上MM共享AV。现在看来已经是很-
老套的做法,在那时可是很有刺激感和成就感的。
--
我和她就是在QQ上看AV认识的。
--
刚开始我们一起看AV,一起交流性技巧与性经验。她总是很主动聊她的性
-功能如何地有魅力。当然把我吸引得是口水直流,键盘是淋坏了一个又一个。-

-  大概看了有一段时间的AV后,一天晚上她要求要和我视频。我说我没有摄
-像头,这也是我能成功邀请一个又一个MM一起看AV的成功之处,因为有很多-
MM对视频很反感的。但是她主动要求,我岂有不应之理。无奈当时没有,苦忍
-一个晚上后,第二天早上就买到市场买了一个回来。
--
第二天晚上,我们如约在网上相见。开了视频以后,她没有我想象中的漂亮-
明艳,一般般,就像一个站在大街上随处就能看见的女人一样。当然也不丑。从-
外表看上去有30多岁吧。说实说,我还从未上过30多岁的熟女,网上狼友们-
一直对这类熟妇女是垂涎三尺。我也就抱着半分期望半分等待的心情和她聊天,
-边继续看AV。
-
-  电影里有刺激镜头一次次地冲击我脆弱的神经,加上许久没干过事了,真是-
饥渴难耐啊。她在那头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一边点评AV中的男女操作水平,一-
边和我聊生活、聊工作,什么都聊。
--
就这样聊聊,时间多了,就她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有点日久生情的感觉,虽-
然我们还没日上一次。但是我相信,干上,应该是迟早的事。本着不吓跑、不流
-失的原则,我一直在慢慢培养那个机会。其实到最后才发现,倒不如说是她在培-
养和我上床的机会。
--
和她每天晚上聊天,看电影,谈做爱已经是我的一个习惯了。有时候她不在-
线,我会等她。而她无论哪天,哪怕深夜一点了,也会冒上来一下,和我聊几句,-
道个晚安。-

-  是不是有点像情侣的模样?-

-  有时候,我会试探问她:「如果我约你出来见面,你会见我吗?」-
-
「会啊,为什么不会?」-
-
「那你不怕我对你做坏事啊?」
--
「嘻嘻,男女不就那么点事,不怕。」
-
-  「那我明天来喽?」
--
「不要,我不想见了以后,我们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我和你聊得很开心,
-是我网上最要好的朋友,我想多珍惜。」
-
-  「不会的,即使我们见了面,我也不会强求你和我爱爱。即使爱爱了,我也
-不会不理你了。」-
-
「呵呵,你这样的说法,我见得太多太多了。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是不要多
-想了吧。」
--
「555,真的不会。」
-
-  「乖,睡了啊,姐明天再和你聊天。」然后她不容我再说,就下线了。-
-
这样的情节重复了一回又一回。但是我并不怪她,也不着急,不是说,慢火-
才能烤出好的麦芽糖。-
-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明显我对她的依赖越来越有增无减了,而她好像却是渐-
渐对我若即若离了。上QQ话少了,即使一起看AV的时候,她也不再口惹悬河
-了。我主动和她聊,她也是应声而已。这让我比较焦急,上床倒是显得次要了,
-就觉得一份寄托快要消逝,而自己连原因是啥都不知道,手足无措的感觉弥满夜-
里的房间。-

-  后来,晚上在网上能等到她的机会也明显少了,有时候连四五天见不到人。-

-  我也不敢再提见面的事了,因为也许我一说,那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
-  十一月底的时候,天已经渐冷,穿着厚外套坐在电脑前也觉得寒气侵人。我
-和她快十天没聊了,偶尔上线也就是打个招呼。这天晚上,我正无聊看网页的时
-候,她发过消息来,要看AV。
--
这在以前是很习惯的动作,但是在这两个月来却显得如此奢侈的想象。我连-
忙应诺,找到最新下载的,自觉得不错的片子,然后在QQ上和她看起来。这次,-
她话还是不多。还好片子很不错,有情节,而且做爱镜头既温情又不失关键时候-
的火爆与高潮。-

-  看到一大半的时候,她说:「弟弟,我下面好湿。」-
-
「想要吗?」-
-
「嗯。」-

-  「那我过来,满足你吧。」
-
-  「太晚了,而且离得太远了。」我们通过聊天早就知道,我和她都是在外打
-工的,虽然同在一个城市,我却是在主城区的东南,而她是在市区的西北侧一个
-郊区小县城里。-
-
「没关系,我可以打车过来的。」
-
-  「太浪费钱了,要不明天吧!」
-
-  「不,我要现在就来安慰你。」其实我还真怕要我现在过去,且不说打车难,
-就是有车,打的过去,至少要500大洋,还真不是我这样打工仔能随便浪费的。-

-  但是嘴上当然得说非要来。
--
「听话,今晚上,你就在网上陪陪姐。」-
-
「哦,好吧……」我也借坡下驴,假装不情愿地同意了。-

-  「姐想看看你的鸡巴,聊这么久还没看过你的鸡鸡呢!」-
-
「好的。」我却不敢提出看她的BB,甚怕惹她不开心,明天的抽插泡汤了。-
-
我坐在摄像头前,脱下裤子,露出鸡巴来。-

-  「你的鸡巴不小啊!」她发消息过来。
-
-  我的鸡巴其实也不算大,15CM左右。加上经常的手淫,硬起来还显得有-
些皮软。我估计她是为了安慰我吧,才这样说的。
-
-  然后她说等等,不一会,我听到电脑里有一阵「嗞——嗞——」声音,然后-
她「喂」了一声。原来是去弄耳麦来了。
-
-  我这边早就装备齐全了,连忙应声,就这样我们可以第一次语聊加视频了。-

-  她的声音很好听。她在耳麦里说:「弟弟,用手套弄你的JB。」-

-  手淫我已经很熟练了,根本用不着她指挥了。在她的要求下,我开始在视频
-头前手淫起来。JB被我弄得又粗又硬,滚滚发烫,龟头的紫红在灯光下反射着
-幽蓝的光芒。
--
她在耳麦里,起初还说话教我怎么做,后来见到我这么熟练,也就不再多话。-

-  只听到她气喘嘘嘘的声音。在视频里,她早已脸色潮红,口唇发干,当然绝-
对没有色文里意淫的那样发浪到忘乎所以。在我面前,她总是显得很清淡而高雅,-
成熟不失稳重,虽然我们经常聊做爱,也极少用到肮脏龌龊的词汇。
--
为了满足她,我在手心里吐了些唾沫,抹在JB上,一方面可以减少干摩擦
-的涩痛,一边看着那些白色粘稠的唾液在JB上来回翻滚可以看得更加淫糜。-

-  她在电脑那头,把手伸到下面捣弄着,在视频里却一件衣服也没少。只是我
-这边的耳机里,她的声音如海浪汹涌,澎湃而连绵不绝。
-
-  一边加速套弄我的JB,一边享受她的迷恋呼吸。想象着她下面湿漉泛滥的
-小穴,在手指的搓揉下,不断红肉翻滚。
--
想着想着,JB快感就愈加强烈,不一会,高潮就到了。白色的精液喷射而-
出,弄得键盘上喷洒了一长条淫液。
--
她也在这时,「呜……呜……」低呤了几声,然后一片寂静。我想她应该是-
高潮了。-

-  真难想象我经常打飞机都是稀稀落落地流出精液,今天却射了这么多,这么
-猛。这是我手淫最爽的一次!-

-  她在视频里半天没说话,我也就静静地看着她。半晌,她说「弟弟,明天你
-来吧,我想和你做爱。」
-
-  「好的。」我开心死了,却显得很冷静,很绅士,不像一头期待已久的狼对
-到手的猎物禁不住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  「我的手机:138XXXXXXXX,明天来时打我电话。」然后她道了
-声晚安,就下线了。
-
-  本来今晚,我应该是睡不着的,可能由于刚才太兴奋,性意退去,显得很疲-
累,慢慢就沉沉地睡去了。-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9点半了。想起昨晚的约定,我连忙一骨碌地
-翻起来,拿起手机就拔了她的号码,电话通了!
-
-  「喂?」电话那头响起她迷糊的声音,估计还没起床。-
-
「姐,是我。」我一直没给过她我的手机号,所以先自报了一下。
-
-  她听得出我的声音,说:「哦,是你呀,要过来了吗?」-
-
「嗯,我正在等车。」我撒了个谎,以防她变卦。-

-  「哦,你坐车到市区,然后到总站转XX路公交,坐到底就到了。快到时,-
给我电话,我来接你。」-
-
「好的,好的,那我来了姐。」
-
-  「嗯。」
--
「那我挂了,你再多睡会吧。」
-
-  「好的,88了,先。」
--
「嗯,88。」
--
挂了电话后,我飞快洗漱完毕,冲出家门。在路边小食品店买了点面包和水,-
就直奔车站。
-
-  在车上,我吃边想,等会的做爱,肯定爽死了。低头一看,小弟弟竟然逐渐-
又硬了起来,真佩服男人的性啊。-
-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充满幻想又充满体焦灼。-
-
快到的时候,我给了她电话,她让我在车站等她。
--
在车站,等她的时候,我想象了无数个她出现的场面以及对白。以及她今天-
的打扮,虽然在视频里见了很多次,但是依然却现实的人充满美好的想象。-
-
不一会,我的手机就响了,看到路对面一个人,在冲我招手。估计她是看到-
我接手机,猜出了我。-

-  她,一身米黄长连衣裙,个子不高,比视频里看起来矮多了。走近了,发现-
她脸上好像有冻疮一样深红的圆形印记,一边一个。
-
-  看起来,和视频里差了好多。我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但是转念一想,又不是
-要娶她,不过是来和她干一炮,想那么干吗?
--
就在这念想间,我到了她面前,她冲我微微一笑,说:「来了啊。」-
-
我也微笑着说:「嗯,路好远。」还好没让她看出我在想什么。-

-  「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吧!」
-
-  「好的。」
--
「你想吃什么?」
--
「随便吧,在你的地盘,你做主。」
--
「呵呵,好吧。」-

-  我们到了一家农家饭店,点了几个小菜,她最后点了一份炖猪蹄。我冲她笑-
笑,看来此人已经成精了。她也回我一笑。-

-  饭时话不多,吃完了,她说:「附近有个地方,我们一起去休息一下吧,看
-你坐车累的。」
--
「嗯,都让你看出来了,呵呵。」
-
-  「当然,我是谁。呵呵。」-
-
打了车,到了一个叫白云宾馆,下车进去。前台服务员看到她,露出一丝不
-易觉得的奇怪笑容,然后递给她一张纸条。-
-
看着她们这么熟络,估计她是这里的常客了。她开好房间,付了钱,拿了钥
-匙就带我上楼去房间里了。
-
-  进了房间,我们没有热烈地拥吻在一起。她说先去洗澡了,我就坐在外面看-
电视等她。她洗好后出来,把我推进去洗澡。在洗澡的时候,我到已经湿透地一-
张纸扔在纸蒌里,模糊辨认得出大意:晚上10点,505房,400通宵,勿
-忘。
-
-  我明白了,她原来是个小姐。
--
性致顿时减了大半,但事已至此,只能顺水推舟了。-

-  洗好后,我坐在床上,她就开始亲我,我有意避开和她亲嘴。她也不强求,
-就一直往下亲。然后拉掉我的浴巾,开始吞吐我的小弟弟。
-
-  不一会,我的感觉就来了。我搂住她,拉掉她的浴巾,看到她深黑的奶头,-
已经明显下垂,皮肤却还不错。也不愿多想,更不愿意用嘴去亲,就用手揉捏。
--
她很快就一边含着我的JB「叭,嗒,叭,嗒」地套弄,一边「嗯,嗯」起
-来。-
-
我用手一探她的肉穴,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我慢慢地扣挖起来,她却呻吟
-声越来越大,最后,吐出我的JB,大口大口呼吸着。-

-  扣挖了一会,她有点受不了了。挣脱我,然后把我放倒床上,翻趴在那,就-
开始舔我的屁眼。有点麻麻的感觉,更多的却是一股莫名的恶心。
--
我挣扎了几下,她看出我不愿意。就翻下身,张开两腿躺那等我插。
--
我一想,坏事了,套套没带。
-
-  见我愣在那,她顺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套套来,给我套上。-

-  我擒起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第一次看到她的肉穴,也是像奶头一样黑黑
-的,淫水沾在B毛上泛着光。
--
我无心欣赏,只想速战速决。猛地把JB插进去,一日到底。她「啊」地一-
声,张大了嘴。我也不辨她真假,快速干起来。
-
-  她大声地淫叫着,伴着下面「咕唧」、「叭叭」的声音,似乎是一首美妙的-
性爱乐曲。-

-  越想速决,还真越是决不了。JB狠插猛抽,却是没有多少快感。摸着她略-
瘦的身材和不太丰满的奶子,JB一刻也不停,连姿势也懒得换了。-
-
经过持续的日插,感觉还是来了。伴随着我越来越重越快的撞击,她高潮了,-
小B夹得我很紧,感觉更强烈,猛日几下,我深深抵住她的子宫口,把精液射进-
了她的B里,不过中间夹了个套套。-

-  完事后,她满足地说:「弟弟你好厉害!姐姐喜欢。」-
-
「我也喜欢姐姐。」违心地说话已经无所谓,逢场作戏了,已经完全是。-
-
歇了会,她去洗澡,我把200块钱偷偷塞进了她的衣兜里。-

-  然后就是我洗澡,出来。
--
她把我送到车站,然后有点恋恋不舍地送我上车。我对她笑笑,说:「姐,-
谢谢你,我走了,以后多联系。」-
-
她深深地点了点头。目送我上车,直至车走远。-
-
到半路的时候,她发来一条消息:「弟弟,你是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
我冷笑了一下,把她的手机号拉入了黑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