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阿紫性虐康敏
阿紫性虐康敏
  话说阿紫将阮星竹等人送走之后,悄悄回到屋内,此时马夫人尚未转醒,只

见阿紫轻轻走到床前,颇有兴趣的看着犹自昏迷中的马夫人,想着这个迷倒数位
英雄豪杰的美人,如今却一动也不能动、犹如木偶一般的躺在这里任由她摆布。
不禁走上前去,轻戳了一下,见她毫无反应,遂大胆起来,轻轻解开马夫人腰间
的丝带,脱下长衫,露出粉红色的小肚兜和里面包裹着的滑嫩的肌肤,阿紫轻轻
笑了几声说:「难怪爹爹和那几个老乞丐对你这般迷恋,就连我这个女人也禁不
住对你这个大美人动心了呢嘻嘻。」嘴里说着,双手却隔着那件小肚兜,轻轻的
抚摸着马夫人高高耸起的酥胸和香肩,往下却摸到那如水蛇一般的腰肢时,双手
不禁轻轻颤了一下,「嘻嘻」阿紫带着一丝略显羞涩的笑声,轻轻解开马夫人裤
子上丝绸腰带,将裤子慢慢褪下,先是露出一条乳白色的贴身小短裤,然后修长
的双腿慢慢展露在阿紫的面前。
阿紫停下手,仔细的欣赏着马夫人美妙的酮体:乌黑的长发、高若隐高耸起
的酥胸、不堪一握的腰肢、乳白色的贴身小短裤紧贴着下体,若隐若现的包裹着
中间那道浅浅的沟壑,修长的双腿下连着一双穿着粉红色绣花鞋的玉足。阿紫越
看越是心痒,忍不住爬上前去,用手指轻轻的在那高高耸起的双乳上划着、揉捏
着,嘴巴也慢慢凑上了眼前这个美丽木偶的樱桃小嘴,先是轻轻啄了一下,似乎
是尝了尝甜味一般,然后慢慢贴了上去,小舌头轻而易举的撬开了马夫人的贝齿,
香舌犹如泥鳅一般滑进了马夫人的嘴里,在那张小嘴里来回翻弄着对方那柔柔弱
弱的香舌,右手慢慢的由酥胸滑过平滑的小腹,隔着贴身小短裤慢慢的揉着那鼓
起的下体。不需片刻,便觉得那道浅浅的沟壑开始慢慢的发热,小短裤也慢慢得
湿了,「嗯……嗯……」而此时的马夫人也开始发出一声声如梦呓一般的呻吟,
阿紫笑着将舌头轻轻的从那张樱桃小嘴里抽出,用一个接一个的香吻慢慢的在马
夫人的香腮上游走,一路游走到耳朵的旁边,轻轻吮吸着马夫人的耳垂,而右手
如探穴一般伸进了那条贴身小短裤的里面,却摸到了一片毛茸茸的凸起,阿紫玩
弄了几下那片毛毛之后,手指便往下摸到了马夫人的私处,此时那里已是湿湿黏
黏的一片了,阿紫在那里轻轻的揉了几下,中指慢慢的滑进了那个湿湿的小穴里
面,轻轻抽插,马夫人继续如梦呓一般的呻吟着。
阿紫见她还未醒来,便将那小穴里的手指轻轻抽出,然后颇有兴致的看了看
手指上的淫水,本想放入嘴中尝一尝,手指伸到一半,却突发奇想,竟然将手指
伸进了马夫人的嘴里,在里面轻轻的搅了几圈。马夫人虽然淫乱,却终不曾尝过
自己淫水的味道,岂料此时竟然被一个女孩将自己的淫水送入了口中,只是不曾
知晓而已。「嘻嘻」阿紫带着几声轻笑将手指从马夫人的嘴中抽出,似乎意犹未
尽一般又将手指伸入自己嘴中吮吸了几下方才取出,低头看到了马夫人的那条贴
身小短裤,双手凑上前去,将其轻轻脱下,闻了闻上面那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淫水
的腥味,似乎嫌上面的淫水太少了,又将其一点点的塞入了马夫人那湿湿的小穴
里,直至全部塞入,才开始翻弄着小穴旁边的那两片小肉肉,然后便发现了隐藏
在两片小肉肉上面的粉红色的阴蒂。
阿紫先是轻轻的揉了几下,便趴上前去,用舌头来回舔、吸、还轻轻的咬。
或许是因为下体的刺激,马夫人终于慢慢转醒「嗯……啊…嗯嗯?你…你是谁?」
阿紫见她终于醒来,便松开了牙齿「嘻嘻你不认识我呀,你刚刚才将我爹爹咬伤,
现在这么快就落到我手里啦嘻嘻嘻…」马夫人一惊,但接下来更是让她大惊不已:
原来自己不知在何时,已被人脱掉了衣服,只剩一件小肚兜,连贴身小短裤也不
知去哪了,而下体里面却感觉到阵阵发胀,再回想一下醒来时候下体那又酥又麻
的快感,心中不禁又气又羞,一急之下,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此时阿紫见她红着脸一字不说,「嘻嘻,还没告诉你呢,我叫阿紫,段正淳
是我爹爹,以前听说你是个大美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莫说我爹爹被你迷住,
就连我这个女人也差点被你迷住呢。」马夫人一听之下,似乎明白:这个小丫头
既然是段正淳的女儿,那此时可能会要为她爹爹报仇,于她不利,而她此时却又
手脚发软,动弹不得,要赶快将她骗走才好。马夫人正待寻思如何脱困之际,却
不料阿紫慢慢的摸着自己的小腿,转而摸过脚裸、脚背,最后竟然捧起自己的双
脚,在脚背上亲了几口。
「你…你要干什么?」马夫人略带着颤音问道,「嘻嘻」阿紫继续摸着马夫
人的那双玉足说:「适才所发生的一切我可全都看到啦,虽然你心肠这般恶毒,
但不曾想你身体却是这般美妙,现在你偏偏又如木偶一般动弹不得,我自然要好
好的玩玩你嘻嘻嘻…」说完,凑上前去,将马夫人胸前唯一的阻碍——小肚兜解
开,一把扯下扔到一边,马夫人的两只酥胸犹如初生的玉兔一般展露在她的眼前,
随着呼吸颤颤发抖,「你……你…给…给我穿上」马夫人的羞红着脸说着。
阿紫毫不理会,抓住马夫人的双脚往上抬起,向两边分开,成一个标准的一
字型,然后趴在了她的双腿中间,开始揉着着马夫人那粉红色的阴蒂,「嗯……
啊…你……这个小…丫头……呃嗯…」最敏感的地方被不断拨弄着,又酸又麻的
快感让马夫人连话都说不连贯,阿紫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马夫人下体最敏感的地方,
同时将她小肉穴里的贴身短裤一点点的抽出来,待完全取出之后,小短裤已是湿
漉漉的沾满了淫水,「嘻嘻嘻」阿紫一边戏谑的笑着,一边将小短裤慢慢凑向马
夫人面前,在她的双乳上来回的擦了几圈「嗯…这是什么……你要干什么…」马
夫人看着沾满自己淫水的小短裤,害怕的问,哪知她越是害怕,阿紫却越是伸向
前去,然后竟然伸向了她的嘴里「唔……不要……不……」马夫人害怕的闭紧嘴
吧,这种徒劳的反抗只会让阿紫更加心痒,阿紫见她紧闭着嘴巴,嘻嘻笑着又捏
上了马夫人的阴蒂,「嗯…」下体传来的快感让马夫人的紧闭的嘴巴不由得一松,
而阿紫趁这个机会一下子将沾满了淫水的小短裤塞进了马夫人的嘴里「唔……」
因为手脚酸软,毫无反抗之力的马夫人,只能是徒劳的含着沾满自己淫水的小短
裤发出长长的呻吟声。
「哈哈哈哈……马夫人,你自己的淫水好不好吃呀?」阿紫不断的挑逗着毫
无反抗之力的马夫人,「唔……唔唔」马夫人只能用这种声音来表示反抗,阿紫
将马夫人的身体调整了一下,让她竖着躺在床上,手臂交叉放在头顶上,双腿依
然是一字型,刚好与床边平行。阿紫又用枕头和被子,将马夫人的头部垫高,好
让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如何被玩弄。
然后才跳下床去,蹲在马夫人的下体前面,拨弄马夫人那仍然湿湿的肉洞,
左手揉着马夫人的阴蒂,右手将一根手指插进去,抽插了几下之后第二根手指也
插了进去,不一会的功夫,四根手持已经全部插进去,「嘻嘻嘻」阿紫抬头看了
看马夫人,「嗯…唔……」马夫人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玩弄着自
己,却丝毫动弹不得,阿紫嘻嘻笑着,而右手却将整只手一点点的往里插,马夫
人何时曾试过将整只手插进去的感觉,莫说是整只手,就连之前被她诱惑过的那
些人,最多也不过是用手摸几下而已,而此时却要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
将整只手插入自己的下体,「唔…………」明白了阿紫意图的马夫人却只能用这
种方法来阻止她,结果自然是徒劳的。
从未尝试过这种无助的快感的马夫人,肉洞早已是淫水泛滥,所以阿紫右手
只是稍稍用力,整只手便全部滑入了肉洞里。「唔…嗯……唔…」初次尝试这种
另类快感的马夫人只能闭着眼睛不断的发出呻吟声,阿紫看着她这销魂的样子,
更开心了,右手开始在里面蠕动、抽插、甚至五指在里面握拳、伸开再张开,而
这一切动作,都给马夫人带来前所未有过的快感。看着闭着眼睛微微颤抖的马夫
人,阿紫又心生一计,将右手慢慢抽出,马夫人也因为快感消失而放松、喘息,
当她以为已经结束的时候,却感觉到有只手再次摸上她的下体,睁眼看来,却见
阿紫正在舔舐着右手上沾满的淫水,而左手却将手心手背在自己的下体上蹭着,
似乎是有意要用淫水将左手沾满。果然,阿紫蹭了几下之后,觉得可以了,便开
始将左手慢慢的插了进去,在里面抽插、蠕动,再次来临的快感让马夫人又一次
闭上眼睛,但很快,下体又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睁眼一看,原来阿紫的左手还
在马夫人的肉穴里面,而右手却在一点点的从旁边往里挤着「唔…………………」
马夫人再次发出这种无助的声音,却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阿紫的右手也一点点插
进去,最终将两只手全部插入了自己的下体,「哈哈哈…马夫人,舒不舒服呀?」
阿紫的两只手一边抽插,一边挑逗马夫人。
两只手同时插入下体的胀痛感和舒适感统统化作了一种被折磨时的快感,康
敏的身体开始颤抖的更强烈了,「唔…唔………唔…………」呻吟声也一声比一
声畅快,同时阿紫的双手也在里面或同时抽插,或交替抽插,又或者同时突然拔
出又突然插入,各种方法轮流交替使用,弄的康敏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淫水不
停的往外流,顺着肛门滴到了床上。「嘻嘻嘻」阿紫看着康敏那高潮迭起时颤抖
的样子,心里想着还有什么其他的花招,这时阿紫注意到了滴在床上的淫水,看
到了淫水流过的肛门,心中一动,将双手慢慢抽出,一边用沾满淫水的左手揉捏
着马夫人的酥胸,一边用右手一点点的戳着马夫人的肛门。马夫人也感觉到了来
自肛门异样的感觉,强忍着刚才的快感睁开眼,便看到阿紫的右手中指正在一点
点的探入自己的肛门里面,「唔…唔唔……」康敏连忙想阻止她,结果发出来的
却只能无助发出唔唔声,「嘻嘻」阿紫似乎意识到了马夫人的反抗「马夫人,上
面的那个肉洞让你这么舒服,不知这个肉洞会让你怎么样呢嘻嘻嘻」说话的功夫
右手已经有两根手指插了进去,「唔…唔……」马夫人越是激动,嘴里的小短裤
越是被挤出来一些淫水,只能无助的吞下。
阿紫看着康敏不停的吞咽着自己的淫水,更是兴奋不已,右手趁着沾满了滑
腻腻的淫水,又是整只手都滑了进去,虽然尝试过肛交,却从未尝试过将整只手
都插进去的康敏,唯一能做的,只有是闭着眼睛颤抖了。看着很快又要进入高潮
康敏,阿紫说:「不知道这个里面到底会有多深呢?」说罢,将左手从马夫人的
酥胸上撤回,在康敏的小肉穴里抽插几下,然后把左手上的淫水抹在右手的手腕、
手臂上,右手则一点点的往里探入,不一会的功夫,右手整只前臂竟然全部插了
进去,因为前臂都插进去了,所以抽插的距离更加增大。只是抽插了一会的功夫,
马夫人已不知经历了几次高潮,不停的颤抖着、喘息着,似乎连发出声音的力气
都没有了,此时阿紫将双手停下动作,待康敏呼吸稍平,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
两人正好对视在一起,阿紫嬉笑的眼神,康敏又羞又惊的眼神,阿紫坏坏的笑着,
低下头对马夫人说:「看这里。」康敏也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眼神看去,一看之
下,惊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自己肚脐的地方竟然高高鼓起了好大一部分,
原来阿紫的右手并没有从康敏的肛门里抽出,前臂仍然留在里面,非但留在里面,
还将手用力往上抬起,以至整个肚脐高高鼓起,「唔…唔……唔……」康敏大声
的抗议着,而阿紫的右手却并没有因为康敏的抗议而停下动作,反而在里面更加
欢快的玩耍起来,又是一下下的往上抬,又是高高抬起左右晃动,又是抬起之后
画圈圈,康敏吃惊的看着自己不断变化着的肚子,似乎是在跳舞一般,连眼睛都
不会眨了。
阿紫的右手在马夫人的肠道里玩了好一会之后,才将右前臂和右手慢慢抽出,
看着除了一些肠液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右前臂和右手,想必康敏之前已经灌过肠了。
阿紫也不去理会这些,又意犹未尽似的将右手插进了康敏的阴道里,这次不同的
是,往里插的更深了,可是无奈却只能进到手腕的位置。正当阿紫有些扫兴时,
却摸到一截硬硬的肉棍一般的东西,竟然是马夫人的子宫。阿紫不由兴起,右手
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捉弄着这根小肉棍。又是戳又是捏,似乎想握住拉出来看看到
底什么样子,这下可苦了马夫人「啊…唔……唔唔唔……唔……」不管阿紫的手
在里面想干什么,都是只给马夫人不停的带来另类的快感。「唔嗯………………
…」马夫人一阵剧烈的颤抖,原来是阿紫的手已经捂住了马夫人的子宫,「嘻嘻
嘻」阿紫兴奋的笑着,只见她的右手慢慢从康敏的阴道里抽出来,先是手腕,然
后是手背,接着是手指也抽了出来,阿紫将手慢慢松开,露出了被拉出如手掌那
么长的一截子宫,小心翼翼的将手拿开,似乎是担心子宫随时缩进去似的,阿紫
一边舔舐着手上的淫水,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马夫人的子宫:粉红色、像是龟头、
湿湿的,似乎害羞一般轻轻颤抖着,因为初次尝试这种感觉的马夫人则躺在那里
强烈的呼吸,颤抖。
阿紫端详了一阵,用手指轻轻碰了碰,然后用舌头小心的舔了几下,「唔…
……」马夫人一声惊叫,因为她看到阿紫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子宫,舌头在里
面不停的吸着、舔舐着,她何时曾尝试过这般感觉,这种快感较之阴蒂被舔舐的
感觉更为强烈,心灵的触动之大更是无以言语,身体强烈的颤抖接连牙齿的碰撞,
让小短裤里的淫水不停的被挤出来,任由喉咙无助的吞下。阿紫含着康敏的子宫
舔舐了一会,便往前凑了一些,使得含在嘴里的子宫又吞进去一截,抵到喉咙的
时候,开始不由自主的吞咽,而喉咙因为吞咽所产生的一张一合更使得康敏高潮
不断。不过运气还算不错,很快阿紫便将子宫吐了出来,可紧接着却是一阵咳嗽,
深插喉咙对大多数女人来说毕竟不是什么舒服的事。阿紫气鼓鼓的看着让自己咳
嗽了这么久的子宫,恨恨的跑到厨房,转眼间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筷子,
足有二三十只,然后趴在马夫人的子宫前面,恨恨的说:「哼,弄的我喉咙这么
不舒服,我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说完便将一只筷子插入了康敏的子宫里面,
「唔……」康敏第一次被人插子宫,虽说感觉与被手指插阴道一般无二,但子宫
毕竟不曾被触碰过,更何况被抓住拉出来,还被一个小姑娘含在嘴里,又将筷子
插进去呢。阿紫可不曾去想这么多,只顾着将半截筷子插了进去,然后看了看周
围,又是插进去一只,不一会已插进去了五七只筷子。此时子宫仍然是原来的样
子,不过比之前更粗了,颤抖的更厉害了,「嘻嘻嘻」阿紫看到康敏的子宫颤抖
的这么厉害,心情开朗了不少,但并没有停下,不一会便已插入了十五六只筷子,
而此时的子宫已经被塞的满满的了,颜色也不如之前粉红色那般好看了,已经开
始转为大红色,还些微透着点紫色。阿紫轻轻的摸了几圈子宫,然后爬上床,一
只手揉捏着马夫人的乳头,笑嘻嘻的挑逗着马夫人:「嘻嘻嘻,怎么样马夫人,
舒服吗?刚才的那些花招呢,我都是之前听师姐师妹们瞎编出来的,却不料今天
竟然真的派上了用场嘻嘻嘻…舒不舒服呀嘻嘻,真好玩……」而康敏却只能是又
恨又气又羞的瞪着阿紫「哎呀…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个更好玩的花招没试过,
到时候保证你会爽的不能再爽嘻嘻嘻……………」
说完,阿紫便跳下床去,开始解开头上的发簪、头绳,把头上的首饰全部摘
下。甩了甩一头乌黑的长发,把头发甩到后面,趴在康敏的下体前面,将筷子从
马夫人的子宫里一根根抽出,又将子宫含在嘴里舔舐了几遍,才用恋恋不舍般的
将子宫推回肉穴里面。用手在肉穴里来回抽插,很快肉穴里又是淫水欲滴,阿紫
双手来回沾着淫水,往自己的头发上、脸上抹着。康敏因之前的肛交经历,此时
已逐渐阿紫要做什么,「唔…唔……唔…………」康敏拼命的想阻止她,可是阿
紫哪会轻易放过她,很快阿紫头部的上半截已经抹遍了淫水,湿湿滑滑的,然后
转身跪下去,背对着康敏,头向后仰,上半身往后弯曲,直到可以看见马夫人的
下体,方才停住。然后用双手将她肉穴往两边分开,接下来竟然将头顶住肉穴,
一点点的往里挤,「唔……………唔……………」下体强烈的胀痛已经取代了之
前的快感,马夫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大声的叫着,却因为嘴里那条自己的小短
裤而只能发出唔唔声,「哈哈哈…」阿紫一边开心的笑着,一边慢慢的往里挤着,
很快便进到了额头的部位,然后额头也挤了进去,可是阿紫并没有满足,闭上眼
睛,用力一挺,鼻子往上的部分已经完全进入了康敏的肉穴里,「哈哈哈哈…马
夫人,好玩吗?哈哈哈」此时的阿紫仍然忘不了挑逗着康敏,康敏此时的震撼,
已让她心中一片空白,只盼着自己早早晕过去,可是阿紫却偏偏不随她意。阿紫
调整了一下呼吸,深吸一口气,用力一顶,竟然连鼻子也挺了进去,只留下嘴巴
在外面,「唔嗯……………………」马夫人又是大叫一声,阿紫嘴巴在外面呼吸,
舌头却不曾停下,伸出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康敏的阴蒂,康敏下体犹如被撕裂般的
胀痛感,竟然渐渐的被阴蒂传来的刺激感所影响,慢慢转变为一种快感「唔……
…嗯…嗯嗯……」阿紫的舌头从康敏的阴蒂上撤回,深吸一口气,嘴角向上一挑,
又是用力的一顶,整个头部竟然全部钻了进去,「唔啊………………………」马
夫人大叫一声,惊恐的看着眼前诡异的景象:自己的小腹高高鼓起,下体连着阿
紫的肩膀,而阿紫的整个头部却在自己的阴道里面。
阿紫的整个头部全部塞进去之后,并没有停下,开始慢慢的活动、抽插、转
动,偶尔将沾满淫水的嘴巴露出来换口气,嘴巴在里面的时候会张开,或吸、或
舔的挑弄着马夫人的阴道壁。而马夫人在阿紫的挑弄下,也开始慢慢的适应满满
的胀痛感,呼吸也随着阿紫的节奏而改变,慢慢的也开始享受头交的另类快感。
抽插了一会之后,阿紫将嘴巴抽出,舔着嘴巴周围的淫水,这次没有急着再次插
进去,而是慢慢的调整身体,让头部在马夫人的肉穴里转了半圈,之前是面部朝
上,现在是朝下,然后才深吸一口气将嘴巴插进去,可是进去之后,却慢慢的用
力将头抬起,张开嘴巴,用舌头似乎在里面寻找什么。康敏经过这般这一番强力
的扩张刺激之后,意识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小腹高高隆起,
无助的接受着阿紫的玩弄。而阿紫的舌头在里面搜寻了几圈之后,舔到一个硬硬
的肉球,阿紫知道自己搜寻的东西找到了,张开嘴巴用力一吸,便将马夫人的子
宫吸入了嘴中,又是一番舔弄吮吸。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马夫人的子宫已经被
十几只筷子扩张过,已经比之前松弛的多,所以这次阿紫将舌头挤了进去,在子
宫里面来回舔舐着。阴道的极限扩张、子宫外壁被含在嘴里又吸又咬、子宫内壁
被舌头不断抽插挑弄,各种不曾想过的快感连续冲击着康敏,此时康敏在接连不
断的高潮冲击下,意识已渐渐迷离,双眼紧闭,强烈呼吸,几近晕眩,可令她痛
苦的是,每当她几乎要晕过去的时候,阿紫含着她子宫的牙齿便稍稍用力,而力
度却恰到好处,既让她保持清醒,又不至强烈到取代里面的快感。
连续的折磨持续了近一盏茶的时间,阿紫才将头部从马夫人的肉穴里抽出,
两个人同时强烈的呼吸着。阿紫满脸都是淫水,眼睛睁不开,却也不用手擦拭,
呼吸少定之后,又将头插入玩弄了一番,方才将头抽出。用手摸在床上摸到马夫
人的小肚兜,先是擦干脸上的淫水,然后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笑嘻嘻的看着马夫
人,而马夫人此时早已疲惫不堪,半睁着眼睛,无力的看着眼前这个将自己折磨
到近乎虚脱的女孩。「嘻嘻嘻…马夫人,感觉怎么样呀?没想到你的子宫还挺好
吃的呢嘻嘻…」头发擦干之后,阿紫爬到马夫人旁边,慢慢的将马夫人嘴里的小
短裤取出,此时马夫人才能彻底的放开呼吸,胸前的双乳随着呼吸轻轻颤抖,阿
紫又用手指沾了一些淫水,放在马夫人的嘴里,而此时的马夫人已彻底放弃抵抗,
乖乖的张开嘴巴,含住阿紫的手指,吮吸着上面的淫水,阿紫见她这般乖巧,一
时忍不住,也将嘴巴凑了上去,四片香唇、两条香舌贴在一起互相挑逗、纠缠。
此时阿紫看似已放过了康敏,一是想让她休息一会,二来自己也在想着下一
步该如何折磨她。
看上去没有开头没有结束,应该是哪一部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