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天降神妻
天降神妻
 劉柳在那里說著她對自己的那些兒媳的印象,不過說了半天卻沒有見到張遷有什麽回應,心中奇怪看去的時候才不禁失笑,不知什麽時候張遷竟然已經睡著了。

  將邊上的錦被拉來蓋上身子,想到張少重一下子的娶了那麽多的妻子,真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應付不應付的了。

張少重推開房門,走了進去,將房門關上,這是一間極爲豪華的臥室,隔著一道薄紗張少重看到里面有一張超級的大床,那大床將整個臥室占去了一大塊,那張床可是葉素蕊專門派人做出來的,睡上去十幾二十個人那是一點的問題都沒有。

  張少重走進房間卻沒有看到那些女子,剛才吃飯的時候他晚了一步,被這些老婆給跑到了前面,在房間之中竟然沒有她們的身影,張少重靜聽了一下,隱約的可以聽到旁邊的房間之中傳來清脆的笑聲還有撩水聲。

  想到隔壁就是一個大的溫泉浴室,心中一動,嘴角挂著一絲的笑意。一邊走一邊將身上的衣服褪下,張少重走到浴室對策門前的時候,身上已經是一絲未挂了,反正在這里除了自己的女人之外就根本不會有外人出現,張少重也不用去顧及什麽。

  推開門,迎面而來的就是水汽朦胧的浴池,整個房間就是一個大的溫泉,溫熱的水汽飄蕩在房間之中。清脆的笑聲從水霧之中傳出,十幾具白花花的看上去模模糊糊的軀體在溫泉之中來回的遊動著。

  似乎聽到了開門聲,幾女都停下嬉戲,透過水霧隱約的看到一具赤裸著身子的軀體走了進來。並且將房門關上,朝著浴池走來。

  浴池之中有葉素蕊、陸雅清、秦如冰、於落纖,紀若水、冷喧、冷毓、冷清秋、柳含嫣、程黛、董詩,肖裳,許云(嶽芸在公司主持事物,並且不算在張少重的妻子之中只能算是妾侍)素華、趙紫衾、還有從學校回來的淩影,葉冰、葉清、葉玉、葉潔四姐妹。近二十個女子在浴池之中一點也不顯得擁擠可見著浴池有多麽的大。

  葉素蕊的身邊正是陸雅清四女,清楚的看到張少重嘴角挂著色迷迷的笑意,向著浴池走來,和張少重有過關系的幾女還好,可是像秦如冰,於落纖,紀若水可都是被葉素蕊緊急招來的,現在可是純正的處子之身,雖然曾經被張少重調笑過,甚至身子也被他給輕薄過,可是這麽的赤裸著身子的呆在張少重的面前還是第一次,立刻就臉上羞紅一片,就算是清冷如秦如冰也粉頰嫣紅一片,清澈的眼中慢慢的籠上水霧。紀若水小孩子心性看到張少重,猛地從水中站起身來,將那無限美好的上身暴露唉張少重的眼前,揮動著小手朝張少重道:“少爺,我們在這里,你快下來啊,這里泡著還舒服的啊!”

  張少重的眼睛直直的盯著紀若水那因爲跳動而上下搖動的兩座堅挺的玉乳,就像兩只白兔一般的可愛,粉色的乳暈看上去是那麽的誘人,可是當你看到紀若水那張清純的悄顔的時候你才能整整的理解什麽交清純若水。那一雙眸子之中沒有任何的雜質,她一點的也不覺得自己將身子赤裸的露在張少重的面前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一邊朝張少重揮著手一邊朝身邊的見身子縮在水中的幾女道:“少爺來了,咦,你們怎麽都跑到一邊去了啊!”紀若水轉過頭看到幾女竟然不知什麽時候離得她遠遠的,不由的問道。

  不過她只看到幾女看向她的眼神就好像看著一只即將落入狼口中的小綿羊一般。就在她心中疑惑的時候忽然感到身邊的水中跳進一個人,彭的一聲,濺起一片的水花,紀若水眼前一花就感到自己的身體被人給抱到了懷中。

  紀若水驚呼一聲,不過看到抱著自己的人是張少重的時候,小臉之上的驚恐就消失了,笑著將張少重濕漉漉的頭發理到一邊,渾然不覺的在張少重的懷中扭動著赤裸的身體,那兩只飽滿的玉兔在張少重的懷中扭動著,兩點嫣紅更是在張少重的胸膛之上來回的滑動,逗弄的張少重的下身立刻怒視起來,正頂在紀若水的滑膩的玉股之間。佳人那毛茸茸的下體正對著自己的分身。

  紀若水並沒有像其他女子一樣滿臉的羞澀的躲在一邊的偷偷的看向張少重那高高的聳起的下體,而是一臉的不解的望向張少重的胯間,滿臉的疑惑的神色,看了一會又朝自己的玉股之間看去,甚至還用手在自己那里摸了摸,什麽也沒有,終於忍不住將手握住張少重的分身、“啊!”張少重看到紀若水那清純的不韻世事的小臉頓時感到一陣的刺激,那被紀若水握著的分身不由的在那滑膩微涼的小手中跳了跳。

  “咦!少爺這是什麽啊,你有可是我怎麽沒有啊?”紀若水一臉的疑惑的望著張少重,並且還用那小手撥動著自己的分身。

  張少重可不知道該怎麽去回答紀若水那傻傻的問題,只是將目光看向躲在一邊偷偷發笑的葉素蕊幾女。

  張少重發現紀若水好像發現了什麽新大陸一般的竟然用那小手揉動著自己的分身起來,搞得張少重身體不由的顫抖起來,強忍著那股快感顫聲道:“若水你在干嘛?”

  “少爺它會變大耶,若水想讓它變大”說著紀若水又用她那雪白滑膩的小手捂著張少重的分身輕輕的揉搓起來,張少重被刺激的連連抖動又變大了不少。

  見到握在手中的分身終於變大,臉上露出的得意的笑容,擡起俏臉朝張少重望去。

  正看到張少重眼中閃過一道欲望的火花,她從來沒有見過自然不知道這代表一個男人已經是忍到了極點。只見張少重一把將紀若水抱到懷中,大手在那兩瓣香軟的臀瓣之上來回的揉捏著。

  一種異樣的感覺油然而生,紀若水臉上漸漸爬上暈紅,原本清澈的眼眸之中已經漸漸的朦胧起來。紅唇微微的張開,一股如同蘭花一般的清香撲面而來。

  “少……少爺,若水好難過啊”紀若水被張少重這麽的一挑逗渾身漸漸的變得軟乎乎的似乎沒有一點的力氣。

  張少重在紀若水的晶瑩的小耳朵邊呵了一口氣道:“水兒,你是不是很難受啊?”

  紀若水點了點頭,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下體不知爲什麽都朝著張少重的下身摩擦著,口中發出沈重的呼吸。

  經過一陣的挑逗,張少重知道佳人已經被自己挑逗了春情,所以也沒有再逗弄下去,抱著如同一尊玉人一般的紀若水慢慢的走上台階,晶瑩的水珠順著兩人的晶滑的身體滴落到地上。

  輕輕的將佳人放倒在溫玉做成的地面之上,絲毫不覺得清涼,張少重看到紀若水平躺在那里,身體之上帶著粉紅之色,那粉嫩的下體已經漸漸的濕潤起來,晶滑的液體將那柔滑的萋萋芳草打濕。

  紀若水只感到張少重的手好像有什麽魔力一般摸到哪里哪里就好像著火了一般變得火熱起來,一股股的熱流朝著下體湧去。

  張少重伸手在紀若水的玉股之間摸了一下,感到那里已經準備好了,於是輕輕的將佳人的玉股分開,那美麗的下體正顯露在自己的面前,芳草柔順,花房美麗。

  被張少重碰觸到下體,紀若水的身子顫抖了一下,口中不自覺的發出一聲的矯吟,由於她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所以一點收斂的意思都沒有,倒是讓那些躲在浴池之中偷偷的望著張少重兩人的幾女臉上紅紅的,眼中的春情變得濃了很多。

  張少重這個時候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下的清純的紀若水的身上。輕輕的伏在紀若水的身上,下體在那淩亂的芳草之間摩擦了幾下,待紀若水迷失在那種感覺的時候,猛地將自己的火熱擠進那緊窄的花房之中,張少重只感到自己的分身好像頂破了一層薄膜,深深的進入了內里。

  紀若水口中高喊著疼,雙腿緊緊的盤在張少重的腰間,雪白修長的玉臂更是緊緊的環住張少重的背部,緊緊的纏住張少重的身體不讓張少重動彈。

  張少重看到皺著那秀美的眉頭,口中雪雪呼痛的佳人,同樣停止了動作,讓佳人適應自己的進入。

  過了有一會經過張少重的撫慰,紀若水感到疼痛已經過去了,不知道張少重爲什麽要用那麽硬的東西捅自己,可是漸漸的那火辣辣的花房之中竟然傳出麻癢的感覺。紀若水可是什麽都不知道,所以也沒有什麽好害羞的,自然是大聲的說除了自己的感覺。

  張少重笑了笑,雙手托在那兩瓣滑軟的臀峰之上,下體慢慢的進出那緊緊的锢著自己的火熱的花房,隨著紀若水適應了那種感覺,張少重的動作越來越快,紀若水口中發出羞人的呻吟在浴室之中回蕩著,那些站在水中的女子更是大羞,甚至嘗到過那種滋味的幾個女子都感到自己浸在水中的下體漸漸的變得火熱起來,那花房之中似乎也濕潤起來,有滑液分泌出來。

  紀若水的身體猛地抖動起來,花房之中更是痙攣收縮,帶給張少重一種快慰的感覺。紀若水感到自己好像一直的飄在云端一般,那種感覺讓她留戀不舍。

  張少重看到佳人的下體已經被自己給整的一片的淩亂不堪,點點的落紅將身下的晶瑩的玉石沾染了一片。心中升起無限的憐愛,想要將自己沒有發泄出來的火熱拔出來。

  紀若水察覺到了張少重的意圖,她可是十分的喜歡那種讓人飄飄欲仙的感覺,這可是比她平時逗弄人玩好玩多了。於是在張少重還沒有退出的時候,雙腿再一次的盤在張少重的腰間,下體微微上挺,正好將張少重抽出的一部分分身再次的含入。

  那種飽滿的感覺讓紀若水不由的發出一聲的嬌呼。

  張少重看了看佳人,苦笑起來,這個若水的身子分明就已經不能承受自己的索取了可是這個小饞貓卻好像迷戀上了這種感覺,緊纏著自己不放。

  張少重望了望水中的諸女,那些女子見到張少重看向她們忙將俏臉移向一邊。

  在諸女緊張和羞澀中,張少重抱著纏在他身上的紀若水進入溫熱的水中,一邊輕輕的抽插著,享受著另一種快慰的感覺,並且向著幾女聚集的地方走去。

  幾女靠在角落里,看到張少重抱著口中發出羞人的話語的紀若水一點點的接近她們,想要躲開,可是卻驚訝的發現他們已經沒有一絲的力氣,渾身軟綿綿的。

  終於紀若水再次的達到了高潮,身體一陣的抖動之中,口中發出矯吟,竟然那麽的暈了過去。

  張少重在享受了佳人那如捅嬰孩吮吸一般的痙攣之后,輕輕的將下體抽離那緊緊的包裹著自己的花房,一股股的濁液漂浮在水面之上。

  張少重輕輕的將昏迷過去的紀若水放在邊上的玉石之上,諸女都清晰的看到紀若水那紅腫的下體,微開的兩瓣花房內還有絲絲的滑液流出。看上去是那麽的淫靡。

  諸女看到這一幕都羞得想要將眼神離開,可是紀若水那美麗的身體之上好像有什麽強大的吸引力似的讓她們無法將眼神離開。

  張少重近距離的看到諸女的赤裸嬌軀,秦如冰即便是赤裸著身體,可是神情依然帶著冰冷的神色,不過臉上的一絲的嫣紅則是昭示著佳人的春心已經大動。

  於落纖原本就是妩媚佳人,此時那一具增一分顯肥,少一分顯廋的動人的嬌軀也同樣的展露在張少重的面前,尤其是那一雙鳳眸傳情的眼睛,似拒還迎的望著自己。端的是媚波流轉銷魂不已。

  張少重一把就將於落纖抱到懷中,觸手嬌軀滑膩,大手揉捏著手中的兩團柔滑的玉峰,下體更是在水下擠進佳人的玉腿之間輕輕的摩擦著佳人的花房。

  原本就身體十分敏感的於落纖,在聽了張少重和紀若水的一場活春宮之后哪里還能再忍得住,立刻陷入了迷亂之中,小手輕輕的在張少重的身上撫摸著,紅唇之中更是發出誘人的纏綿矯吟。

  張少重的大手滑進水下,輕輕的碰觸到於落纖的花房,一股濕熱的感覺傳來,那點玄珠也已經飽滿的挺立在那里。懷中的嬌娆嬌軀一抖,摟著自己的小手更是一緊。

  張少重輕輕的在於落纖的水晶一般的耳朵邊上輕聲道:“纖兒,夫君要進來了啊”

  於落纖眼中閃過一道清明的神色,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張少重的手伸到佳人的雙腿之間,輕輕的將緊閉在一起的雙腿分開一些,下體的火熱對準那毛茸茸的所在,另一只手在佳人的臀丘之上輕輕的使力,,下體輕擡。

  於落纖秀美的眉目微微皺起,嬌軀更是一陣的抖動,口中輕呼一聲,不過卻沒有叫痛。張少重感到自己的分身已經完全的進入道了佳人的花房之中,漸漸的一絲嫣紅在水面上泛起,張少重知道那就是佳人的處子落紅。於落纖見到張少重看向那落紅,臉上不由的微紅。

  原本就嬌媚的於落纖那嬌羞的神色更是動人無比。張少重把持不住,慢慢的抽動起那花房之中的火熱起來,倒是於落纖的身體好像十分的敏感,沒有多長時間在諸女的注視下,於落纖發出一聲的悲鳴,身體在水中帶起一道道的水暈,已然達到了欲望的巅峰。

  張少重的大手輕輕的撫慰著佳人敏感的軀體,於落纖舒服的靠在張少重的懷中享受著張少重的撫慰。

  過兒一會,於落纖主動的離開張少重的懷抱,與張少重的身體分開,於落纖沒有纏著張少重去要第二次,一方面是她知道今天張少重要滿足的不是她一個人而是很多的姐妹,所以她想讓張少重能多留著一分的精力。另一方面就是她的身體本就敏感,經過這一次的高潮,就已經是渾身酸麻了,已然不能承受張少重的索取。

  張少重放開於落纖,將羞澀的躲在一邊的秦如冰抓到手中。

  就算是被張少重在那挺翹的玉峰之上輕輕的撫摸著,可是秦如冰臉上的冰冷依然存在,不過冰冷之中帶著一絲的暈紅倒是使得佳人顯得容易接近了許多,不然秦如冰就像一座冰雕的仙子一般,只可遠觀而不可亵玩的那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秦如冰外表清冷,內里一樣的清冷,或許由於秉性的緣故,所以在張少重上下挑逗了良久才稍稍的感到秦如冰的花房之中透出潮濕的氣息,張少重將秦如冰的身體放在浴池邊上晶瑩的玉石台階之上,雪白的肌膚絲毫的不比那晶瑩透徹的玉石差到哪里去。

  秦如冰被張少重擺放在玉石之上,整個下體正暴露在張少重的面前,看到那一蓬柔滑絲順的萋萋芳草正覆蓋著那一道緊閉的粉嫩的縫隙。秦如冰感到張少重的眼神正緊緊的盯著自己的羞處,大羞之下,雪白的玉腿就要閉合在一起,可是卻被張少重的大手擋住,微微一使力就將佳人的雙腿分開,張少重隨之站起身來,從水中出來,胯間的凶物正呈現在秦如冰的面前。

  秦如冰看到如此羞人的物事立刻將羞紅的小臉偏向一邊。

  張少重從側面看到佳人的冰冷的小臉終於第一次的解冰融化,低頭輕輕的親吻著那深深的乳溝,一股淡淡的乳香撲面而來。隨著那滑膩的肌膚下滑,張少重已經親吻到那飽滿的小腹,在佳人的顫抖中,張少重將秦如冰的小手拿開,那絲滑的萋萋芳草間的美景暴露無疑,秦如冰似乎感到這是她一生中最爲羞人的時刻,自己的私密之處完全的暴露在張少重的眼中,張少重的頭慢慢的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