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血渎
血渎
         第一回能力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机会

  「女儿,你还小,不清楚什么是幸福,那个男人,是给不到幸福你的。妈妈
是过来人,很清楚,你跟他分了吧!我是不可能答应让他娶你的!」霍云娥坐在
雪白的床单上,对眼里含着泪水的爱女霍紫轻声道。
霍紫把泪水抹掉,道:「妈……你不懂黑新,他虽然还不出名,但他很有才
能的,我相信他,他一定可以给到幸福我的!」
霍云娥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了那对并排着的枕头,片刻回过头来,道:
「傻丫头,家里还缺钱吗?我不是说你男友……那个发明家的职业能不能赚钱,
买不买到房屋或是车子,而是说能力。」
霍紫一脸迷茫,傻傻地看??着自己的母亲,问道:「能力?」
霍云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成熟高雅的脸孔被这丝红晕带出了一种令人迷目
的妩媚气息,连霍紫也惊讶母亲除了那庄严的表情外,还有如此诱人的一面。
霍云娥没有留意到女儿的想法,她只是想起了一个人的脸孔,潘胜安,她的
入赘丈夫,一个除了帅气和满肚子墨水就没半点能力的男人!
「紫紫,外人都说我和妳父亲男才女貌,长的又都是一副神仙中人般,是比
金童玉女更要好的夫妻相,可谁又知道,妳父亲的能力是有多差劲!」
霍紫却更是迷糊,自己的亲爹潘胜安,除了入赘一事可谓人生污点外,不论
才貌品行,或是经商处事都是素有赞誉的……为什么母亲会这样说他?
霍紫想了一会,似有所觉地看了看母亲的床,又定晴凝视着再度浮起红霞的
母亲脸庞,渐渐张大了嘴巴,毫不淑女地叫了一声,然后在母亲的瞪视下,有点
难以置信地道:「妈,你说的能力是指性……性方面的?」
霍云娥没好气地道:「不然?你那个男友黑新,长的不帅没关系,可妳看那
身板儿,弱得跟一小鸡似的,比你爸那学者身子还要虚,我们霍家儿女,自关外
而来,向有翠乳黄口无底洞的说法。
翠乳是说我们翟家女子的乳房都如那翠玉般形美玉滑,黄口套用现话来说就
是霍家儿女都长得一副好童颜,女子的私处永如处子般,而无底洞……咳,总言
而之,一般的文青或是学者型的男子,都是难以满足我们霍家的女子,而幸福,
向来都是需要性和爱两者结合的,知道吗?「
霍紫无语半晌,终是开口对母亲道:「妈,妳……妳又没试过,怎么知道他
不行?」
霍云娥眉头轻皱,只觉这女儿真被那黑新迷得不知所谓,连这样的胡话也敢
对自己说,于是轻喝一声:「胡闹!妳给我回去好好想一想,一个月后,给我一
个我想要的答覆!」
霍紫坐在铁杆上,看着一对在宝马车上卖着安全套的情侣,心中感到无奈,
为什么人家做这么胡闹的事情他们父母也不阻止,自己和黑新真心相爱要在一起
却被母亲百般阻挠?
只是想到了母亲所说的能力问题,霍紫脸上泛起了红霞,可爱的俏脸看向了
天空高挂的太阳,轻声自语道:「妈,妳不懂。」

「呃……原来是这个问题。」黑新照着镜子,有点无奈地道。
霍紫嘟起了小嘴,道:「妈妈她根本就不懂你的……能力。」
黑新笑了笑,看向了可爱的霍紫,看着她羞涩的脸孔,硕大的双乳,还有那
粉白相间,透出湿润水渍的内裤。
这个外表看上去只有十三岁,可却已是十八岁的童颜少女,可以说是自己的
心血结晶,她的身上,不是穿着就是验证着他的发明──无害增乳剂、红霞粉颈
素、透水粉白内裤。
黑新坐上了霍紫的大腿,把她轻轻地按到了桌子上,左手把玩着那一手难容
的乳房,右手来回轻抚她的纤腰,道:「让我想个法子……我有点灵感了,妳帮
一帮我。」
霍紫羞涩地点了点头。
数年前,霍紫巧合认识了黑新这个学长,他比她大上三岁,当她刚进学校时,
黑新刚好毕业了,但他人虽然已不在学校,但学校却还有着他的传说。一个天才
的贫家子弟,有无数有趣而极具创意的发明,为了爱情和富家子弟比拼,最终胜
了比赛失了爱人……一个个仿似小说情节般的故事,让霍紫对这个充满传奇性似
的学长心生仰慕。
黑新学长对霍紫很好,经常和她谈发明和灵感,黑新常说很久以前他有个很
好的点子,却差了点灵感,直到遇上一个漂亮如神仙的女子,和她有了一次美好
的经历,让他灵感突现,并凭那发明品得到全国大奖。
黑新把那女子赞得如神仙一般,又说和那女子错过充满了遗憾,这可把霍紫
心下弄得极为不服,终于有一次,霍紫说要替正在自语着没有没有灵感的他刺激
灵感。
黑新似是被霍紫弄得没办法,终是拿出些性感羞人的衣服让她穿上,并和他
玩一些刺激灵感的小游戏,而那次的结果是成功发明了红霞粉颈素,黑新说那是
为了人体进化的产物,最终目的是要达成基因解锁,霍紫是相信的,黑新说这发
明比那次拿奖的差多了,霍紫是不服气的,所以以后但凡黑新希望霍紫帮他刺激
灵感时,霍紫总是要黑新想些更刺激的游戏,黑新也往往似是被逼地拿些更性感
的衣服,想些更刺激的游戏……直到霍紫迷迷糊糊地被黑新中出,并成了他的女
友。
黑新很喜欢,也很疼爱霍紫,不但是因为霍紫可爱,漂亮,天然呆还身材好,
更重要的是,她是霍家的独女,灵感对发明是十分地重要的,可更重要的,是金
钱,只有庞大的财富才能供应到足够的材料给无尽的试验从而发明成功。
黑新自认是一个天才,无论哪一方面,但天才只代表他在精神意志上高人一
等,而在物质上,却总是被那些蠢才控制着。
所以当霍紫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感到机会终于出现了。他发过謺,
不会再让机会从自己眼前流走。
黑新挑走了霍紫的内裤,挑逗着那仍如当年般滑嫩诱人的粉穴肉豆,看着那
水光,黑新的心却不在此处。
霍紫感受着黑新手指的挑弄,看着黑新那专注的脸孔,心中满是幸福,学长
不但人好又有才,性能力更是强不可挡,妈妈根本不懂,黑新他的肉棒有多利害,
他的技巧有多科学,他的变化多有创意,自己什么时候想要更多,自己什么时候
想要哪种刺激,他全都知道,在他面前,自己只要当一只小羔羊就好。
「嗯──」霍紫鼻腔间的轻哼声,对男性来说着实是充满了诱惑力,更遑说
是配上她那对反地心吸力的美乳,那微微扭动,既似是不依,却又仿是在勾引的
蛮腰。
黑新似是被这轻哼声刺激到,脑中浮现出什么点子,眼下闪过一丝决然。
黑新指示霍紫勉力支起娇躯,乖乖地为爱郎解开裤子,霍紫那初中生的脸庞,
可爱的玉唇,小巧的鼻子,正在黑新雄起的帐篷上磨擦着,口中吐出的气息便如
生命女神的吹息,让潜伏于内裤的那条巨龙从沉睡中醒来。
「啪!」
随着黑新被霍紫弄得心跳加速至某一程度时,他的内裤忽地从中展开,毫无
预兆地那凸出了青筋的肉棒就当头打在霍紫的脸上。
本正是期待着黑新下指令,好让自己快点尝到那火热肉棒的霍紫,受到这突
如其来的当头棒喝,先是一呆,张大了嘴巴看着打在自己鼻子上的庞然大物,接
着便顺势把那正对着自己的龟头含在了口中,熟练地用舌头为那火热坚硬的巨物
涂抹上自己的唾液,便似野狗们为了霸地盘般留下自己的印记。
那肉棒的味道如何,想必绝大部份的男生也不清楚,更不想清楚,但他们却
总喜欢女生为自己吸吮肉棒,女生吸得越是津津有味,越是痴迷,他们就越兴奋。
而像是霍紫这般可爱的小女生,以一副专注喜爱的模样在吞吐那丑恶的肉棒,
就更是易于让人感到兴奋。
黑新轻按在霍紫的头上,爱惜地抚弄着她的秀发,当感到了差不多的时候,
黑新拍了拍她的头顶,霍紫便松开了嘴巴,慢慢地向后移动,唇上拉出了一条白
丝。
黑新把霍紫扶起,把她按着趴到了垫子上,让她拱起那可爱的屁股,带着她
用双手掰开那两片臀肉,露出那粉嫩的肉穴和菊门。
「啊嗯~~唔…啊!」正在享受着男友舌功的霍紫,被黑新突然袭击菊门的
食指吓了一跳。
「两处都还是这么紧呢!」黑新笑着道。
霍紫喘着气,回味着刚刚黑新恰到好处的技巧,却没有回应黑新的话。
黑新也不在意,霍紫的表现正表示着他的技巧都到位,女友的一切都在他掌
握之内。
黑新伏在了霍紫的背上,舌头沿着她的背线一直扫上,直到她的颈项,再转
至耳垂,两手同时推上了她的乳房。
一双D 级的奶子或许在这个年代并不算多么的利害,可是加上她那初中生的
脸蛋,那纤幼灵动的小腰,那精美合手的形状,当这一切配合起来时,你就会发
现,这绝对是最好的配搭,没有之一。
当黑新的双手从下而上地把那肉肉的乳房紧握揉捏的时候,霍紫也配合地把
臀部翘起,前后磨动他那根肉棒,黑新的阳具紧压着霍紫湿滑的洞口,舌头和鼻
孔喷出的气息则侵袭着霍紫敏感的耳朵。
「喔~~啊。」霍紫感到一直对自己发出需求警号的肉穴,终于被那根熟悉
的火热肉棒侵入了,耳朵的轻痒,乳房的紧握,还有肉穴那被挤推进入的感觉,
在她的体内从弱弱的电流汇聚成一股炙热的洪流在奔腾着。
「啊……快点,我痒~~嗯!」
黑新没有说话,每次当他的肉棒插进了肉穴后,他都不爱说话,因为一切,
都将被他的肉棒所掌控。
节奏完全在黑新的抽动下掌控着,霍紫无意识的配合被他的节奏所影响着,
黑新把霍紫翻转过来,仍在抽插的肉穴被这样的扭动刺激得一抖一抖的,霍紫口
中更是无法自控地大聱呻吟起来:「不……这太刺~~啊啊啊───!!」
黑新拉出了肉棒,没有白浊的精液流出,可是霍紫的肉穴却仿似是爆了水喉
或是开发出温泉似地喷发出大量的液体,黑新虽然退开了一步,可仍是被那些液
体喷得满身都是。
黑新苦笑着道:「紫紫你的潮吹还是这来劲……不过为什么妳总是撑不到我
射精呢?」
黑新不待霍紫回过气来回应他,便又再度插进了仍断续射出点点水花的肉穴,
霍紫「啊」地叫了一声,便又再度「啊啊嗯嗯」地呻吟了起来。
霍紫感到下身的抽搐仍未停止,但男友的猛烈抽插却已再度发动,敏感的肉
穴在双重夹击下给她带来的是难以言喻的快感,仿似掉落在无尽的欲海之中。
「要死了……真真要死了……呃啊啊啊~~又…又来了!!」
可是这次黑新却没有停下或是退后,双手按压在地上,同时把霍紫牢牢地定
在垫子上,让自己的每一下都能深深地顶进她的肉穴深处。
「别~~要被你顶开了──不……啊!顶开了~~啊啊……」
黑新清楚地感到肉棒传来的快意,诉说着他的精液已全数在抵着霍紫肉穴深
处的情况下射出了。

「呼呼……唔,别弄人家了。」霍紫拨开黑新作怪的手,轻喘着道。
黑新笑了笑,道:「我想到办法了。」
霍紫惊喜地扑到了黑新的身上,问道:「真的?」
「当然。」黑新成竹在胸地道:「你还记得那三支样品吗?」
霍紫想了想,道:「是你祖上留下来,不许我碰的那三支试管吗?」
「没错,那是很珍贵的样品,非常非常重要,那是一次意外中,我祖上结合
鍊金、巫术和科学产出的合成物──血渎。」
「血渎?这名字怎么怪恐怖的?」
「是吗?那可是好东西呢!它可以让人的灵魂互换掉。」
霍紫先是一愕,然后没好气道:「我还以为你是认真的!」
黑新捏了捏她的屁股,道:「我就是认真的!这血渎真的可以让在同日内喝
下的两人灵魂互相替换掉,但有两个条件:第一是同一天内只能有两人喝下;第
二个条件是喝下的两人必需为同一血脉!」
霍紫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可是她却想到另一个问题:「你打算用它……?」
黑新似是有点无奈地道:「没错,我打算让妳和妳的母亲换掉躯壳,然后让
她好好地试试我的能力,让她知道我有没有能力让妳得到幸福!」
霍紫看着黑新,心下一片迷茫:「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自己太笨了?」
(待续)
第二回 演技 不是问题 一切尽在意料中

知情者:黑新、霍紫
需要物品:血渎
第一步骤:使用血渎,让霍紫及霍云娥对换身体。
第二步骤:让霍紫请求霍云娥(不知情),答应暂时扮演对方角色,先不要
打乱两者的生活。
第三步骤:下媚药并说这是黑新的无害发明,常和紫紫这样做,然后让霍云
娥体验一下他的能力。
预计结果:当霍云娥满意后,再让两人互换,到时就没有人再阻碍两人结婚
了。

黑新把计划书递给了霍紫,霍紫皱着眉看了一遍后,道:「可…这也太…太
那个了吧?你要跟我妈那个?」
黑新似是有点无奈地笑了笑,道:「傻丫头,这不算是我和你的母亲做爱,
我是和妳的肉体做爱的,捏的是妳这对乳房,插的是妳的私处,和平常我们做爱
并没有分别,至于内在的灵魂,我只要不想像是你的母亲在妳的身体内被我干着,
那不就好了?」
霍紫想了想,哦了一声,却又是一脸的似懂非懂。
「其实我是比较担心妳的演技,因为在第二步里,妳得想办法让妳的母亲答
应暂时替代妳的角色去应付我…要知道,她对我并不满意,或许会在期间想办法
让我们分开。」黑新见状,把话题转到了一个关键的地方上。
「这…」
「而且妳还得应付妳的老爸……当然,妳要是想体验一下我也不会介意的。」
黑新的笑容却似是多了几分邪恶的意味。
霍紫满脸通红,气呼呼地锤打着黑新,道:「变态啊你!」
「呵呵,不过依岳母的说法,她应该对岳父的性能力不满意,很可能在房事
上都不积极,妳应该能想法子敷衍过去的。」
「唔…」霍紫感到自己的小脑袋从未如此混乱过,自己正在男友的书房里讨
论著怎么替代母亲处理和父亲的房事,还要欺骗母亲让她堕进男友设计的陷阱里,
让她用自己的身体被男友干得满足透顶?
黑新似是颇为苦恼地用手指轻拍着额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对霍紫道:「我
有一点想法,妳看看这样……」
两人认真地讨论了计划,并就一些可能出现的变数,黑新都仔细地和霍紫说
了一遍。
当黑幕降下,明月高升,两人总算完成了初步的探讨。
霍紫张着大眼晴,认真地看着黑新道:「黑新啊黑新,为什么我好像从未见
过你如此认真地呢?」
黑新顿了顿,右手轻抚着霍紫的黑发,微笑着说道:「因为,这是关乎我们
一辈子的事情。」
霍紫眨了眨眼晴。
黑新续道:「只要完成了这个计划,就没有人再能阻碍到我们在一起,而只
要我们能在一起,那,就铁定是一辈子的事了。」
霍紫仍是看着黑新,没有说话,可眼肚泛起的点点水光,却是黑新自始至终,
仍能保持一贯淡定自然的信心依据。

霍紫穿着一件清凉轻快的连衣裙,悄悄地走到了霍云娥的身后,用力地抱了
抱母亲的腰间,可预想中的惊叫却没响起,霍紫疑惑地看了看,却见霍云娥没好
气地看着自己,便吐了吐舌头,松开了手。
霍云娥转过身子,对霍紫道:「都多大的人了,还在玩这小孩子的把戏!妳
叫我怎么对妳放心。」
霍紫不依地道:「妈!」
「好、好!今天就不聊那话题了,妳今天有空吧?没约那个谁吧?」
霍紫见霍云娥一副丝毫不愿谈及黑新的模样,但觉心下有气,心里不禁暗自
想道:「好哦!妳这么地看不起黑新,果然还是得想法子制造机会,让黑新可以
令她刮目相看才行!」
霍云娥见霍紫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也不难猜到是和自己对黑新的态度有关,
可是她必需如此,她不是不懂初恋的孩子对爱情美好的憧憬,不是不理解年青人
无法接受长辈的一些强硬要求,可是作为一名女性,作为一名过来人,更是作为
霍紫的母亲,她无法接受要自己眼白白看着女儿一步步远离幸福!
霍家虽然不是书香世代,却也是本地有名望的世家,家规虽不繁复,却有几
大规条,像是红杏出墙这种有辱家声的事情,是绝然不可以做出的,她霍云娥,
除了丈夫潘胜安外,确是未有再和任何一个男子有过亲密的关系,哪怕是接吻也
没有!
能严守家规,能不辱门楣,能洁身自爱,是霍云娥自信自傲的本钱,可她也
不能否认,这也是她作为一个女人,让她痛苦,让她空虚难受的最大因由。
虽然随着时代变迁,社会正在改变,很多世家的规矩亦有变化,可是大原则,
却是万万不能松动,霍云娥可以接受霍紫选择一个贫家子弟,甚至是一个外国人,
但她无法接受女儿重蹈自己当年的复辙!
霍云娥轻推着霍紫走向了饭桌,可她的目光却是十分坚定,在心里,她正默
默地对自己道:「为了女儿的幸福,我一定要坚持,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
在霍云娥心里,是知道男人的性能力是不能依外表作判断,但无可否认的是,
强壮的程度是可以通过肉眼来分辨的,而黑新没有潘胜安当年强壮,也是显而易
见的事实,而用壮健与否,去推断对方的性能力,霍云娥认为,这已经是她能做
到最有效的推测,她总不成真的为了试验女婿的性能力,就脱光光把守了几十年
的规条扔到脑后,和这男生在床上来一场盘肠大战吧?
不能让女儿因性欲不满而不幸福→ 以性能力作为女婿的初选条件→ 她无
法亲身试验→ 只能用肉眼去分别→ 黑新比不合格的对象还要虚弱的外表→ 
黑新初选不合格→ 黑新必然无法给予女儿幸福→ 她必需阻止她们在一起。
根据以上逻辑,黑新已??经没有任何机会去改变霍云娥的看法了,所以在
霍云娥眼中,他只是一个阻碍女儿通往幸福路上的坏蛋。
母女二人吃毕了早餐后,便到住宅区内的踏青区慢跑,跑到了一处绿丘处,
霍紫忽地对霍云娥道:「妈,我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霍云娥有点惊讶,霍紫向来的身体都很好,每年的马拉松都能排在前十名,
可今天竟然才慢跑了几百米就没气了。
霍紫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支运动饮料似的樽装饮品,举头喝了几口,一脸舒畅
的模样。
霍云娥好奇地看了看,透明的胶瓶里装着碧青色的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
得十分美丽。
「这又是什么健康饮料?」霍云娥对女儿问道。
霍紫顿了顿,似是努力在回想什么,半晌后才道:「这叫青桐水,是采自关
外一种叫青桐的上等木材,其中最珍贵的树汁混合嘉洛湖湖水,再经过一千三百
道工序精制而成,是免检产品,信心的保证!妈,妳试试,我的朋友说,运动后
喝会对皮肤很好……他是专家哦!」
霍云娥点点头,对于免检产品,专家认证的东西,作为国人还是充满了信心
的,喝了两口,霍云娥但觉一股香气仍在口中散而不发,似是要把口里不净之物
都洗涮干净才行。
同时一股飘飘欲仙的感觉让自己感到灵魂仿似是要飘出体外一般,精明如霍
云娥,心下不由感到不妥,正欲开口问话,却见霍紫猛地扑来,口中娇呼着:
「妈,小心脚下!」
霍云娥一愕,却已被霍紫扑倒,只觉身子猛地后移,接着脚下一空,两人已
是在山坡上翻滚了起来,霍云娥感到自己的女儿正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部,似是
害怕她受到了伤害一般,心里一阵感动,可没待她反应过来想要挣扎,便觉一股
难以形容的力量让她失去了意识!

霍紫的体质比霍云娥好,可是先醒过来的,却是霍云娥……不,严格而言,
先醒来的,是霍云娥的身体与霍紫的灵魂!
霍紫(为免混乱,至第二支血渎前,两人将以灵魂作辨别,即这里的霍紫,
指的是身处霍云娥躯壳中的霍紫)看着正安睡在草地的霍云娥,不由自语道:
「真的……新新没骗我,那血渎真的生效了!那…接下来…」
霍紫想了想,却感到有点后悔了,虽然她很想相信自己深爱的男友,可无论
如何,互换身体这种说法实在太难让人接受了!直到此刻,事实胜于雄辩,她此
刻才真真正正的确认,计划是可行的,而这却亦意味着,自己的母亲,将处身于
自己的躯壳中,去给自己的男友进入体内,感受他的一切,享受他的爱抚,他的
冲刺,他令人迷醉的性能力!
霍紫的脑里不由想像起一副淫乱的画面,黑新坐在床上,怀里抱着自己的母
亲,并柔声道:「岳母,小婿要来了。」
母亲羞涩地点了点头,用时解开了衣服,露出了不再年青,但却有着一番高
贵气质的成熟娇躯。
黑新两眼放光,道:「好美的乳房,紫紫就是吸着这样的奶子长大吗?我也
得要试试!」
接着母亲欲拒还迎,比黑新以和自己惯用的姿势一边玩弄乳头,一边吸吮起
来。
而自己那大方得体的母亲终是忍不住轻喘低吟。
黑新见状,便把母亲的衣物尽去,架起她的双腿,挺了挺那根让自己欲仙欲
死的阳具,轻易插进了母亲早已湿透的肉穴当中!
母亲这时便低声嚷道不要,但那模样,却端的是诱人无限,黑新便仿似一只
发情中的公牛般连连抽插自己的母亲,母亲自然是不由高声浪呼呻吟起来,两人
交合,身份和对话都让这一切变得更为淫邪。
霍紫只觉脑里一片混乱,满脑子都在幻想着自己的母亲被男友操弄着的淫荡
模样,两人的对白更是被她脑补成一段内容十足的剧本。
就在霍紫发挥自己无限的想像力之时,一声轻吟从不远处响起。
「唔!头好痛!」霍云娥晃了晃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
「啊!!!」
霍云娥张大了嘴巴,抖动着手指指向了霍紫,说不出半句话来。
要是霍紫没有在烦恼着,或许会为了母亲的失态而笑出,可是此刻,她却是
十分、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妈。」
霍云娥呆住。
好一会儿,她才艰难地道:「紫紫?」
霍紫点了点头,她只觉自己此刻照本宣科,依足早记熟了的剧本进行的动作
是如何地让自己不安和难受。
只是此刻她的表情和僵硬的动作,落在霍云娥的眼中,却才是最正常不过的
表现,也只有这样的表现,霍云娥才不会认为这次互换身体是由自己女儿参与的
一次蓄意事件。
霍云娥低下头,紧握着拳头,身体的活力,告诉着她,这副躯壳很好很健康,
一股久违的活力充斥着身体,自己仿如当初十七八岁的时候一般,青春活力无限
逼人!
霍云娥站起了身子,走到了霍紫身前,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霍紫见状,也急忙想要站直身子,却感到这身子经这么一番折腾,似是已感
到累了,而这世间,却也似变得沉重了一些,费了些力气才站直了身子,霍紫对
霍云娥道:「妈,我……」
霍云娥却机警地示意她先闭嘴,转身看了看四周后,过了一会才道:「太离
奇了,我到现在还是感到有点难以接受,但既然已发生了,我们也要先接受!现
在的时间…」霍云娥看了看手里的腕表,先是愣了一下,却想起自己正在女儿的
身躯之中,所以腕上的手表也已不是陪了自己二十年的那只了。
「现在……糟了,已经一点多了,搞不好家里已在找我们了,虽然我想试着
再滚一趟试试,不过我清楚自己的那副身体,要是再来多一遍,说不定就得散架
了,我们先回去吧!两点的时候,我要跟胜安去他的中学聚会一趟…要不是新任
科局的李局长,是他的中学同学,我才不会陪他去这么一趟!」
两人在路上走着,霍紫张了张嘴巴,终是道:「妈,我…我有个要求?」
霍云娥似有所觉,道:「关于黑新的?」
「嗯,我现在在妈妈你的体内,所以我要替妳去和爸爸走一趟,可是我希望
你明天早上也能代我走一趟,和黑新约会一天。」
霍云娥停下了脚步,有点好笑地看着霍紫,道:「约会?还要一天?紫紫,
妳是在开玩笑吧,妳得知道和妳爸爸到同学会,是正经的事情,十分重要,不能
因为私事而搁置,可是和你的男友的约会,这事情妳能推掉吧?只是一天而已。」
霍紫脸上露出了焦急的表情,道:「不,黑新学长说他后天要到外国参加一
个发明比赛了,他想要向你证明他的能力足以让我幸福,他到国外比赛不知要多
久才能回来,所以明天的约会不能推掉!妳一定要代替我去一趟,就……就算是,
让我们,都能对这份爱情,有一个最美好的回忆,好吗?」
霍云娥心下一震,同时心里又是一喜,女儿说话的意思,她能不懂吗?可当
看见到女儿此刻十分难受,眼里含着泪水…还要是自己样貌的模样,更是让她感
到十分内疚,她也不由想起那个叫黑新的年青人,如果假使他不是要奢望当我的
女婿的话,那确实是个讨人喜欢的男孩,不是很英俊或美型,却清秀中带着点点
冷傲,有股自信的气质。
自己的决定,虽然对女儿是十分好的,可却也是同时伤害了女儿和那个年青
人,或许,自己确是应该代替女儿去一次约会……也好歹??算是补偿那个年青
人,还有让自己看看,女儿喜欢的,那是怎样的男人。
(待续)在灵魂夺舍之后的乱伦,颇有些新奇。内容很新奇这种方式的乱文还没读过希望作者能够继续把它完成初中生的脸蛋,那纤幼灵动的小腰,那精美合手的形状,这个外表看上去只有十三岁,可却已是十八岁的童颜少女,
文中的霍紫是每个男人的梦想额,这个题材真的不错,很新翼啊,可惜太短了。什么时候能.新更新灵魂互换,嘿嘿,楼主真难为你想的出来,不错不错哦,后面呢?坐等楼主更新啊,红心送上,辛苦了题材不错就是 过程太简单了 如果过程能更加完善下 是个非常不错的文章这个创意很有特色啊。想像一下干着女儿的身体,却面对着丈母娘的灵魂,两个人估计都被刺激的很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