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婆是个骚货
老婆是个骚货
 
  这几日,方杰一直在想着如何能把师妹夺回,想想自己,虽然长的也是一表人才,但对师妹好像不管用,而邢岩的那些“本事”他也不会。 “对了,我年龄也差不多了,可以恳请师傅将师妹嫁给我!”想到了便做,他直接向师傅李耿的住所走去。行至门外,见大门关着,“弟子方杰,有要事与师傅相商!”半天不闻回应,他想,难道师父在休息?不管了,此事必须趁早解决,不然让邢岩那小子抢了先就坏了!他将门推开,却见大厅里并无一人,四处找了找,行至卧房门口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女人喘息声,“嗯,嗯,噢,好舒服,”难道师傅师娘大白天在做那种事?虽然明知偷窥不道德,性吧首发但他还是忍不住将卧室门推开一条缝隙。只见床上躺着一个赤裸裸不停扭动的丰满躯体,是师娘叶心蕊!叶心蕊双手握着两个假鸡巴正在自己下身两个骚洞中抽插,“嗯,嗯,啊,好爽,噢,男人,我要男人的鸡巴,干我,干我屁眼,操死我,哦,好爽,好舒服啊,干我骚逼,”方杰看得眼睛都直了,这还是平时那在师兄弟面前端庄大方温文尔雅的师娘吗?他不知不觉将门推开,走到床前,双眼死死盯着叶心蕊早已泥泞不堪正插着两根假阳具的下身。“师,师,娘,你,你在做什么?”叶心蕊此时早已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哪管的上眼前的是谁,“啊,我好痒啊,我要男人,给我,给我大鸡巴,插进来,快,干死我,假鸡巴好不过瘾!”方杰再也忍不下去了,脱下裤子,将阴道中的假假鸡巴抽出,肉棒对准小穴扑哧一下便插了进去。“扑哧扑哧”,早已泛滥成灾的骚穴里流出大堆大堆淫水,“啊,师娘,你的里面好舒服,好多水啊,”“啊,用力,快,干死师娘吧,用力,操死骚货师娘,噢噢噢噢,继续,深一点,”“啊,干死你,贱货,平时装的那么正经,没想到这么骚,干死你个骚货,”“啪啪啪啪啪啪”“噢,师娘是贱货 ,求你用力,噢,顶到花心了,好爽啊,”“师娘,你这么骚,除了师傅,还有谁干过你啊?”“噢,用力,没有了,虽然平时看见你们阴道就会痒,啊,可是,万一被人知道就不好了,”“我不信,你这么骚,怎么可能没被人操过?说老实话!”方杰突然将鸡巴抽出,只在阴唇外摩擦。“啊 ,好痒啊,快,快插进来,”“想要啊,说,还有谁操过你?”叶心蕊实在没办法,只能乱编了。“啊,我被很多人操过,第一次是被掌门,我晚上上茅房没有关门,性吧首发刚好被掌门看见,他就直接把鸡巴插了进来,哦,插得我好舒服啊,哦,后来每次在大殿宣布事情,他都不让我穿内裤,等人走了就把我按在椅子上操,”“后来,还有谁?”“啊,快插进来吧,还有你的师弟们,每次看到年轻男子下面都会湿的狠厉害,后来,我借口教他们武功,引诱他们干我,哦,我把他们喊到这里,然后自慰给他们看,就像刚才一样,啊,十几个年轻肉棒围着我一起干,哦,屁眼都被填满了,好爽,后来我就经常跟你师弟们,在这里淫乱,每次屁眼和小穴里都被射满了精液,真爽啊,”“那现在呢?要我干你吗?”“啊,要,我要徒弟的鸡巴,我忍不住了,就算全武当的人都知道,也去无所谓了, 噢,好舒服,啊,都来轮 奸人家吧,”“那弟子下次多带几个师弟来干师娘,好不好啊?”“好,噢,越多越好,师娘的屁眼,也可以用,噢,你们可以一起干我,”方杰将她翻个身,屁股朝上撅起,将她屁眼中小木棒抽出,“师娘你真是贱的可以啊,竟然连拉屎的地方都插,比妓院的妓女还要贱!”“啊,师娘有一次在野外拉肚子,性吧首发蹲下来被地上树枝和草叶刮得屁股好爽,噢,一边拉屎竟然被刮得高潮了,快插进来,回来我就用屁眼自慰,没想到,比插骚穴还爽,”方杰将鸡巴对准她肛门插了进去,“啊,师娘,你的屁眼好紧,噢,挤的鸡巴好舒服,”“啊,再深一点,捅进直肠吧,噢,屁眼好舒服,操,操死骚货屁眼,大鸡巴哥哥,把骚货屁眼干穿吧,操死骚货吧,插穿师娘的屁眼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师娘,我要射了”“啊,来,射到师娘嘴里,”叶心蕊不顾鸡巴上沾着的黄黄的大便,一口就将鸡巴吞了进去,“啊,鸡巴真好,射进来,射到师娘的胃里吧”“噢,射了,”一股一股的精液射满了叶心蕊的小嘴,吐出鸡巴,将精液全部咽了下去。“啊,年轻的精液真好喝啊,”叶心蕊此时还没高潮,拿着木棒再次自慰了起来,方杰一看鸡巴又竖了起来,“你这个贱货,今天就让你爽个够!”他用自己肉棒代替叶心蕊屁眼中的木棒,一手抓住小穴中的假鸡巴,一手在她奶头上使劲掐着。“干,干死你这个骚货,操死你,太骚了,你这个婊子!”“啊啊啊啊啊啊,用力,再深点,我是婊子,性吧首发捅进婊子的肠子里吧,哦,屁眼和小穴太舒服了,好爽,干死我吧,把我捅死吧,”就这样不停抽插几百下,叶心蕊终于高潮了。“啊啊啊啊啊,要来了,哦,”方杰见此,抽出鸡巴,用三根手指抠进她屁眼中,在她肠壁上不停抠弄着。“啊 ,来了,”只见她身体一阵痉挛,腰部拱起,小穴中的木棒被汹涌的淫水喷射而出,一汩汩喷出的淫水全部喷在了方杰脸上。“师娘,你的淫水真骚!”“啊,好爽,”二人休息一会,叶心蕊回过神来,急忙将方杰推开,“快点走吧,等会被你师傅发现就完了!” 方杰一边淫笑一边摸着她硕大的奶子,“师娘刚刚不是说让全武当人知道都无所谓吗?” “哎呀,你真讨厌啦!”此刻在方杰面前她也不需要故作端庄了。“骚师娘,那下次?”“人家都被你干过了,还问这个?只要有机会,你随时可以来操人家,不过一旦被你师傅知道,可就没机会了。”“那好吧,我先走了,过几天再来操死你!”